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699章 一些遗忘的事情

时间:2018-09-20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杀人犯都给弄过来了!要是给条子抓了我不是也要坐牢?你们这群智障想的什么馊主意!”我愤怒的大骂,手狠狠拍了一下桌子,然后感觉火辣辣的疼。

    还好忍住没有说出来那句臭老头儿,不然我觉得我真的可以把这破心脏给扒拉出来搁地上踩得稀巴烂。

    “有檀香带着人过来,不会出事儿的。”双生抬眼看了一下我的手,然后继续刷手机,轻飘飘的对我说。看来双生对于小檀香是尤其信任。毕竟虽然长相甜美,但是她不算是人,凶兽食鬼。

    我听了之后稍微沉下一口气,也不知道小檀香会带来什么人。

    吃完饭了之后洗了个澡,本来是订了明天的飞机票离开这里的,没想到被梁子山抓了一个正着,现在也只能退掉,到时候弄好这个太妃石再做打算。

    我身上穿着一件薛凛杰的t恤,比较长,双生出去给买衣服了,琅东则是洗澡去,我和薛凛杰呆在房间里面,两个人说不上半句话。

    因为是我单方面的不想说话,一开口就要骂人,对着琅东和双生还算可以,但是对着他不行。毕竟现在也不算是多熟的人。

    我没事做又睡不着,所以就干脆就翻看桌子上我的一些练习本子。看着以前的那些幼稚的字体我就觉得很搞笑。

    桌子上除了一些练习册,还有不少小学的课本。我翻看课本,上边画着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还有歪歪扭扭的字。

    我的字不是那么好看的,到现在都是这样。我每次看到我写的字,就觉得跟狗啃了似的。说起来我认识的人,不管是沈千岁,还是薄书欢,这些人写的字都挺好看的。

    特别是沈千岁的,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特意苦练过,写出来的字很正很漂亮,龙飞凤舞。

    我除了符纸画的好一点之外,写作方面算是一塌糊涂的。

    “白哥,看你以前的字儿呐?”薛凛杰偏偏耐不住寂寞,要跑过来跟我说话。

    他一开口,不管说的是什么我就想发脾气,火气旺得让我觉得整个人都要爆炸一样,我狠狠的瞥了一眼他,然后没好气的嗯了一声。

    其实我本人不是那么排斥他的,但是我这个心脏现在对他十分的不满意。从头到尾都是不满意的那一种。

    “说起来我一开始也是翻看你的笔记跟着你学的画符的。”薛凛杰拉了一张凳子坐在我的旁边,伸手拿了一本封皮是绿色的上边有小碎花的本子。

    真没想到以前我竟然也用这样梦幻的记事本。

    薛凛杰翻了几页,然后指着给我看一页上边的,既写着数学练习题,又画着大大小小的平安符。我以前一开始学的就是从平安符开始。

    我还很清楚的记得我爷爷说,平安符几乎是所有画符的根本,你只要能把平安符画的炉火纯青,那以后不管是多复杂的符咒你都能画出来。

    “你现在也是照着这符咒给画的吗?”我指了指本子,问他。

    他点点头,“对呀,我现在画的可好了!”说完这厮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平安符,我拆了瞥了眼,冷笑了一声:“我这个以前就画错了,结果你也跟着一块画错还敢卖出去。你也是够了啊。”

    “啊?”薛凛杰一脸懵逼,“这个是错的?”

    我点点头,“我觉得你这里有问题。”嘴巴毒的都快赶上沈妖精了,我觉得我温文尔雅玉树临风风流潇洒洒脱不羁机不再来……咳咳,岔儿了,反正就是形象越来越跑偏了。

    真担心我以后会不会养成这样得到习惯变不回来就惨了。

    “那什么样的是对的?”薛凛杰立马问我。

    我提笔,沉住一口气,然后在我那本花里胡哨的本子上下笔,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用不到一口气的时间。

    因为从小学习的平安符到现在我都不知道画了多少遍了,我敢说我写我的名字都没有画平安符来的多。

    薛凛杰捧着笔记本一副蠢样儿,“这画的也太快了吧?”

    我用毛笔圈出来他符纸上的几处,“照着画画错了也就算了,不知道画符最大的忌讳就是断断续续的吗?这样的符纸连我的废符都比不上,你竟然还敢拿去卖?”

    薛凛杰咳嗽了一声,脸涨得很红,“我这不是……觉得自己可以出师了吗。”

    “哼,出师,你毛都没长齐呢就想出师了?我从手刚刚能抓东西的时候抓的就是老爷子的毛笔,从会画东西的时候画的就是平安符。我能说我快三十年了就学了三十年了,你这才几年?就想一步登天了?”

    苍天啊,这颗心是怎么了?我并不想说那么多的话的啊。

    薛凛杰头低的很,然后小心的问了一句:“白哥,你那么就连撸管都不能撸,是不是要憋爆了啊?”

    我:……

    少年啊,你的关注点不对好吗?

    “你他妈给我滚出去!”娘了,我的心脏哟,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的吐槽了,我估计现在的自己肯定也是青筋暴露的了。好心塞感觉不会再爱了。

    薛凛杰没有出去,而是笑嘻嘻的撑着脑袋继续翻看我那本绿皮的本子,“白哥你小学前面一桌的女孩子叫小雪啊,你是不是暗恋人家啊,怎么写了那么多赞美的话?”

    我皱着眉头,根本就不记得有这样的一个人,探头过去看到上边写着的:啊,小雪,你像是东海的碧波……

    我操,这话看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后边竟然还画了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其丑无比的小人,歪歪扭扭的还写了小雪两个字。

    “你审美还真不行。”薛凛杰笑了一声。

    我怒火冲天,“你审美了不起你行你上啊!”薛凛杰大约是已经摸清楚了我很容易愤怒,都不当做一回事,继续翻看。

    这本本子挺厚的,有一些地方记着笔记,有一些地方写着一些心情,感觉很像是日记本来着。

    遇见一些挺肉麻的薛凛杰就开口念,奇怪的是他说的我一点都没有印象。就好像是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样。

    但是不小心翻看到一些关于符纸的东西,我自己又记得很清楚。

    一个人的记忆是不是只会记得以前印象很深刻的事情?

    有人会从记事开始就记得以前的事情的吗?一分一秒都不会漏掉的那一种……应该不会有的吧?

    “薛凛杰。”我叫住了他。他有些疑惑的看过来,“怎么了白哥?你想打我吗?我告诉你现在这幅样子是没办法打得过我的。”

    这家伙就那么想被人揍吗?

    我菜刀眼刮了过去,“别瞎几把乱想,我是想问你,你会记得以前所有的事情吗?”

    薛凛杰明显一愣,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一刹那他的脸色好像有些不自在。

    “这样的事情谁会记得,除非是每天都会记日记吧?有时候你看日记可能都没办法想到以前的事情的。再说了白哥,你难不成会记得自己一个月撸了多少次?”

    “没撸。”我蔑视。

    “我忘记了你不能撸管了,对不起了啊。”小子欠揍的吃吃笑,然后在我要伸手揍他的时候他机智的就躲过去了。

    接着他又高声朗读了我根本就不记得了但是我写过给小雪的情书。我是记不住事情了,但是我却很清楚的记得这情书分明就是抄袭我爱你祖国的那诗歌的。

    就是把祖国给改成了小雪。

    小时候的自己简直是没有创意透顶了。

    又闹腾了一阵之后,琅东洗了澡出来了,接着双生也在黑衣人的监视下带着换洗衣服回来,还带了一些零嘴。

    最好的是也带了一副扑克牌。

    因为刚刚的事情所以我现在根本就睡不着,于是我们几个人就开始打牌,两个两个组队,我和双生,琅东和薛凛杰。我们的赌资就是双生买回来的那些零嘴。

    吃了一晚上的零嘴打了一晚上的牌,我的心脏还不给力总是要我骂街,然后喉咙都给喊草泥马喊沙哑了。

    后来这小孩子的身体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就睡过去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十一点,我起来的时候外面还在下雨。雨水哗啦啦的,所幸我这边虽然是老宅子,但是却是很结实的那一种。

    翻了一个身准备继续睡的时候,发现一个直勾勾的倒过来看着我的“人”,我吃了一吓,立刻骂了一句“擦你妈!”

    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才惊觉,这是林世才的残魂。

    “琅东!你他妈又做了什么!”我咆哮了一声,把睡的正香的琅东给踹了起来,琅东睁开眼睛,还有些迷糊,,抿嘴笑着:“早啊。”

    似曾相识的情景呢。

    但是我今天还是很暴躁。

    我接连踩了几脚,琅东才终于忍受不住了拉住我的脚踝,“是你弟弟叫我放出来的。”

    “薛凛杰!”我抽回了脚,又扯开嗓子喊。薛凛杰从外面探了一个脑袋进来,咧嘴笑着,露出一口白牙:“早啊白哥,我就是想看看林世才能不能自己和自己汇合。”

    “你怎么不自己和自己汇合一个给我看看的蠢货!”我大叫一声然后丢出去一个枕头。啊,生活如此美好,我却这样暴躁,不好,不好。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恶魔的正确契约方〕〔驭龙宗道士〕〔萌神信徒〕〔透视小毒医〕〔汉天子〕〔苍天剑帝〕〔柯南之机械师〕〔嚣张鬼医妃,邪王〕〔全能主持〕〔乱宋之水浒风云〕〔快穿之还愿人生路〕〔惹爱上身:霸道总〕〔忠义天下〕〔我真的开外挂〕〔甲壳狂潮〕〔盛华〕〔恐怖沸腾〕〔狂暴仙医〕〔茅山鬼王〕〔三国之大汉崛起
热门小说推荐:仙墓〕〔九转道经〕〔抗日之烽火系统〕〔神话禁区〕〔都市之妖孽公子〕〔大唐好相公〕〔大明星的贴身保镖〕〔重生九零蜜汁甜妻〕〔武破九霄〕〔仙医小神农〕〔明日传奇〕〔我的美女主播姐姐〕〔邪皇宠上瘾:爱妃〕〔极品仙尊混都市〕〔茅山捉鬼笔记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