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700章 短命鬼

时间:2018-11-16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我躺在院子里面的藤条椅子上。这种感觉是很奇妙的。我记得二十年前我也这样躺着。当时人没有现在那么小,但是依旧占不满整个座位。

    我爷爷特别喜欢的就是坐在藤条椅上慢吞吞的摇着扇子,旁边有一张小桌子,要么就放一些蜜饯,要么就放一壶茶。然后有个老旧的收音机,放着不知道哪里的电台。声音很有魅力,说着一些古老的故事。

    可惜了现在找不到那张小桌子,也不再见那个收音机。

    或许这些老物件都随着我爷爷一块走了罢?谁知道呢?

    我们家门前有一棵老槐树。一般人宅子里面都不会种这样的树的,当时好像有人说要把老槐树砍掉,老爷子怎么都不同意。

    毕竟这槐树世代都在这里守着,早就孕育出来生灵了。

    我十岁的时候还没有锻炼出厉害的眼神儿,也不会借助工具去见鬼。所以即使我很好奇,也看到任何关于槐树的生灵。

    现在不同,因为命格改变了的缘故,我右眼能看到鬼怪,也能听见他们说话。

    我半阖眼睛,大白天的也能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很多小小的声音,似乎是在讨论着什么。说什么呢?太小声了,而且也太多了,我感觉不知道听哪一个。

    “他还活着。他不是死了吗?”

    突然,两句话冷不丁的响了起来,我听得心中一个“咯噔”,直觉觉得这是关于我的。我立刻就想寻找声音的来源,他们应该还会继续说的,我仔仔细细的竖起耳朵听。

    沉默了两三秒之后,突然一阵尖叫声响彻了整座院子。我立刻从藤条椅子上跳了起来,然后三两步窜到了老槐树下面,朝着叔上大吼:“狗娘养的!琅东你赶紧吐出来!”

    诡异的沉默之后,琅东才不情不愿的从老槐树上下来,腮帮子鼓起来,眼神有些飘忽。

    “吐出来。”我指了指地上,然后瞪着眼睛看他。琅东试图抿嘴笑,但是腮帮子太鼓了,根本就没办法做出来这样的表情。

    我心里十分愤怒自己是不想愤怒的,但是我的心里是非常想发火的。憋着一口气,怒气冲冲的捏紧手指。

    琅东眼神攻击不行,只能低头吐了出来他一口吃了十几个。

    吐出来的那些木灵小鬼们吓得屁滚尿流,四处逃窜。就剩下两只看着比较蠢的,两个湿漉漉的抱成一团瑟瑟发抖。

    “我就是感觉有点饿了。”琅东抿嘴笑着,灰色的眼睛却放光看着那两只木灵。木灵似乎感觉到了杀意,立刻匍匐下来,猛的朝着琅东磕头,嘴里念着:“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琅东舔了舔嘴唇,却因为碍于我不敢轻举妄动。最后在我凶狠的眼神攻势之下他悻悻然的败退了。“阿白你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我去趟厨房。”

    看着琅东垂头丧气的背影往厨房的方向过去,我心里十分幸灾乐祸。因为他吃什么都行,就是这老槐树的木灵不可以。老爷子在世的时候都没有驱逐过这树上的木灵,能让他给吃了?

    我知道鬼怪怨气对于琅东来就跟我们人类需要维生素一样,不是用来填饱肚子,但是却是用来维持生命的。

    然而,还是让他自己出去找吧。反正不能吃就是不能吃。

    我绕着那两只木灵看了看,然后蹲下来:“喂。”

    他们还在一个劲的说大人饶命,使劲的磕头。我叫了好几声他们才反应过来,小心的瞥了几眼四周,发现琅东不在了,他们才舒了一口气。

    “喂,你们……”我刚想问一下他们之前说的那句话的意思,他们却立刻换了一副样子。“你个小孩,叫我们什么?!”

    啧啧啧,听听这般严厉的声音,要是我真的是个小孩子的话肯定要被他们给吓破胆了,可惜我不是小孩子。

    我菜刀眼看向他们,刚刚琅东在的时候他们还吓得要死,现在琅东不在了以为我好欺负了欺软怕硬来着?

    我打量了一番变得意气风发的两个木灵,都穿着对袄,一青一红。脸色白如金纸,眼底是化不开的乌黑,脸颊上是两团红彤彤的胭脂。嘴唇点了两个点,我总觉得他们点的不是很正的样子。

    对袄上面瞄着金色,下面穿着厚厚的棉裤,两个都扎着小辫子,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应该是清朝时期的鬼了。

    “婴灵长得那么大吗?”我眉头一调,左右看了一下。穿着青色对袄的小孩冷哼一声,“看什么看!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吃掉!”

    我噗嗤一笑,阴测测的看着他们:“多能耐啊,刚刚琅东把你们吃进去的时候怎么不见那么凶呢。”

    青色小鬼被我的话噎住了,一脸不知所措,急忙看向红色衣服的小鬼。那红衣小鬼立刻上前来,挡住了青色小鬼,“凶什么凶!我们刚刚那是装出来的!”

    说的底气都不足了。

    我皮笑肉不笑的坐在摇椅上,用眼底余光看着那两只小鬼:“你们是不是认识我?”

    小鬼们踟蹰了,青色的小鬼犹豫的点了点头,立刻就被红色小鬼给敲了一个脑瓜崩,“你蠢啊!人家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你猪生的吗!”

    青色小鬼委屈的摸着脑袋,“可是我们是一个娘生的啊……”

    这两个小鬼也算是有点意思了。不过他们的行为已经惹怒我了,还好这几天情绪不再是那么暴躁,我也可以稍微控制一下的。

    “我们不要理会你。哼,短命鬼。”红衣服的小孩一见青衣服的小孩哭了,急忙把小孩脑袋摁着拍,接着恶狠狠的转过来瞪了我一眼。

    我皱着眉头,感觉那种愤怒已经要爆表了,我眯着眼睛,“赶紧说!不说我待会就把这树木给烧了!”

    小鬼们立刻被震慑的无法说话,比刚刚更害怕,瑟瑟发抖的看着我。

    这群小孩是不见棺材不流泪,非要我这样骂出来他们才知道错的。

    “为什么我说应该死了?”我站了起来,“为什么说我是短命鬼?嗯?”

    “你这样,你这样你爷爷会骂你的!”红色衣服的小孩已经十分的害怕了,但是还是梗着脖子,一脸毫无畏惧的样子。

    “老爷子是不是和你们说过什么?”我眯了眯眼睛,走近了一些,手里捏着两张符纸,看准了他们要逃跑,符纸直接贴身上,他们立刻动弹不得。

    “你这野蛮人!对我们做了什么!”小孩挣扎了一番,只能跳动一下,却是哪里都动弹不了了。

    “乖乖说出来我就放了你们。为什么说我是短命鬼?”我总觉得这件事对我的影响一定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一定要问。

    “诶?”小鬼们突然一致看向我的身后,我一愣,紧接着觉得后背一疼,就再也没有意识了。

    昏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醒过来。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脑袋特别的疼,发闷的那种。但是关于刚刚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不知道究竟是谁把我给打晕了。

    我心中还念着那木灵说的话,立刻跳下床去,然后跑出去,结果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人,本来脑袋已经在发昏了,现在更加不舒服。

    “啊,对不起。”是一把完全陌生的声音。我一愣,抬头看,见到一个瘦削的女人。

    女人是很短的短发,几乎贴着头皮的那种。脖子上一溜儿的纹身,不太像是英文,也不是阿拉伯文字和藏文,像是小篆,写的什么我看不清楚……一圈一圈的就跟水波一样。

    女人蹲下来,有一只眼睛是黑色的,一只眼睛是红的。

    奇怪,怎么会有人的眼睛是红色的?除非是跟司寇玉那样白化病,而且只有一只眼睛是红色的也太奇怪了吧?

    “你是谁?你妈妈呢?”女人笑的和蔼可亲,看年纪不过二十来岁,算是十分的年轻的那种。是梁子山那边的人吗?

    “张如冰,你跑到哪里去了?”甜美的声音悠然喘了过来,紧接着我面前的那个女人突然就朝着我的方向摔了过来。

    我被人从身后一把拉了过去,速度快的我都以为自己的屁股要着火了。我一头雾水的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之后才感觉十分的后怕。

    因为我刚刚被撞倒坐下来的地方,现在正不偏不倚的插着一把餐刀。

    我吞了一口口水,抬头看拉着我走的人,正是双生。

    双生寒着一张脸,一脚踹到女人的脸上,女人的脸霎时间就肿起来了。但是她仍是笑:“抱歉抱歉,职业病犯了。”

    ……

    所以你的职业病是杀人吗?

    我突然觉得很毛骨悚然。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一不留神就然她跑了。”小檀香匆忙跑了进来,胸前发育良好的小白兔一跳一跳的。

    啊,还能活着看到这样美好的景象真是太好了。

    “这就是修复师。”双生这话是说给我听的,我看见那么不靠谱的人的时候,心脏的愤怒速度比脑子要快,立刻就吼了出来:“给我退回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猛鬼收容系统〕〔符霸异世〕〔黑暗王者〕〔重生商纣王〕〔重生最强纨绔:邪〕〔仙御〕〔高冷总裁的抵债新〕〔神农小辣妻〕〔武道凌天〕〔剑道通神〕〔重生有毒:寒少暖〕〔隐婚甜蜜蜜:总裁〕〔禁区之唯一传说〕〔不朽神王〕〔剑叩天门〕〔农女殊色〕〔败家系统在花都〕〔逍遥小赘婿〕〔允你姗姗来迟〕〔龙破九天诀
热门小说推荐:龙神至尊〕〔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超级有钱系统〕〔快穿攻略:黑化男〕〔惜缘古剑传〕〔横刀〕〔大明好国舅〕〔足球狂想家〕〔混迹异界玩网游〕〔无敌战斗力系统〕〔海贼之超神天赋〕〔洪荒之石矶〕〔官方救世主〕〔当废宅得到系统〕〔大唐技师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