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726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时间:2018-11-11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我在房间里面等了一阵子,都不见他回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从这歪歪扭扭的小房子能直接看到外面的景象,一轮硕大的毛月亮挂在天际,散发是白茫茫的光亮,也不知道是不是接近凌晨了,所以四处都有雾气。

    只能隐约瞧见一些黑色的植物。我砸吧砸吧嘴,动了动舌头,然后再看肚皮,真是很神奇,因为我的肚皮在一点点的愈合,快速的结痂脱落。

    现在已经还剩下一小片的粉色的嫩肉了。

    要不是我没有带着那荷包,我现在估计已近把这东西给收入囊中了。

    骨裂好的比较慢一些,而且恢复起来还带着疼痛,没一会我已经被这样的疼痛给折磨的死去活来,我捂着小腿,疼的是满头大汗。

    但是这疼痛过后就又变得麻麻痒痒的,好像我的肉里面有好多的虫子在爬动一样,十分的折磨人。

    我想大约是过了十来分钟左右,那种疼痛麻痒才渐渐的消退,我觉得没有那么难受的时候下地走了一下,娘的真是日了狗了,一点都不疼了!

    我还得意忘形的蹦跶了好几下,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东西真心是好东西啊!

    我伸手把盒子给盖上了,然后打量着这盒子,上边好像写着什么字,但是太潦草了我根本就看不真切。

    “盯着那盒子看个什么劲儿?不说想吃肉吗?给你做了你吃吃看。”少年狂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以我这个角度看不到什么东西。

    我乖乖的回到了座位上去,他把盘子放上来喔才发现是一盘子小鸡炖蘑菇!

    这扑面而来的香味简直要让我的口水直流三千尺,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拿起来他递给我的筷子迫不及待的就吃了一口肉,心满意足的眯了眯眼睛。

    “我下毒了喔。”少年在我吃的起兴的时候冷不丁冒出来这一句。

    我一愣,震惊无比的看向他,他阴冷冷的凑过来,“有没有觉得舌头麻麻的?肚子有没有在疼?”

    妈的,还真是“没有。”

    “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一点都不好玩。”少年耸耸肩,“继续吃吧不逗你了。”我被他吓唬的不敢狼吞虎咽了,担心他待会又蹦跶出来一句什么,我被骨头给噎住死了就得不偿失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少年的手指在桌子上画着圈,问我。

    我正在和鸡腿奋斗呢,含糊不清的回答道:“薛少白,叫我阿白就好了。”

    “薛少白,薛少白这名字听起来还真不错,感觉好像是武打小说里面的那种拉风主人公啊。”他说的两眼冒光,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觉得这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名字像什么主人公。

    “你呢?”被问了名字我也要问回去的,不然待会有什么要问他我都叫不出他的名字,这样就不好了。

    “我?我啊,叫我阿幸吧,幸运的幸。”少年撑着脑袋对我说。

    我嘴里还有东西就不回答他了。我自己一个吃了整整一盘的小鸡炖蘑菇,觉得空空如也的肚子里面总算是有点粮食了,心满意足的靠在靠背椅上,就差一张沙发我就可以瘫了。

    “说起来,你是怎么上来的?”阿幸问我,我摇摇头,“不知道,我掉进海里了,然后听见有人在笑。”

    “穿着银色衣服的女人?”阿幸的眉头一挑,笑着问我。

    我点点头,“嗯,很漂亮,但是我觉得大半夜的在海里见到女人是一件很惊悚的事情。”而且一转头连小房子都不见了更诡异。

    阿幸不厚道的笑了出来,“那你还是挺幸运的,碰着她们吃饱了不饿的情况下上了岛。”我被他那一句不饿了吃饱了的话给悚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们吃人?”我吞了一口唾沫。

    “怎么说呢,人肉不好吃,但是有她们必须要的营养成分。”阿幸说这话的时候慢条斯理的,就好像在讨论我们外面有个瓜熟了去摘了两个人吃吧一样。

    “怎么了这幅表情?”阿幸伸手弹了一下我的脑门,“生物弱肉强食不是很正常嘛?”他的这话倒是没错的,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听怎么都感觉很膈应。

    我晃了晃脑袋,尽量让自己不要想太多的东西,“阿幸,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信号。

    我想借他手机打个电话给麒麟,报个平安,不然麒麟这会也不知道会着急成什么样子呢。再者说了,顾老狗这厮很可能要利用麒麟和我套出蓬莱岛所在虽然我现在也不知道蓬莱岛在哪里。

    “这里?这里是蓬莱岛。”

    我:……!!!蓬莱岛?

    我震惊的睁大了双眼,“你,你再说一次,这里是什么地方来着?”我感觉我的舌头都捋不直了!

    “蓬莱岛,怎么了?”阿幸眨巴了一下眼睛,对我这样的震惊感觉到十分的不解。“你不知道蓬莱岛吗?”

    阿幸突然眯着眼睛凑过来,“奇怪了,你是知道蓬莱岛的。”

    我一瞬间好像要被他看穿了心思一样,刹那就觉得浑身上下不对劲,这种被毒蛇盯上了一样的感觉,简直让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我是知道的。”我立刻承认并且点头,他才眯着眼睛扫了我两三下,“我说岛上不可能有小孩子的。你身上的味道不太对。”

    他前言不搭后语跳跃的太快了,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

    味道不对?

    “味道还真是不对。”他皱着眉头看了一下我,然后直接上手给把我的衣服撩开,伸手摸了摸我的后背,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然后又用十分同情的眼神看着我……

    我甚至能从他的眼睛里面直接看出来裸的同情。什么鬼啊这是……

    “算了,原谅你了。也是有缘才能上岛的,而且你的体质,是全阴吧?”他恢复了笑容问我。

    我一想在他这里好像什么都瞒不住一样,立刻就点头了,反正要是说谎的话还是要被识破的,所以我不敢乱说什么。

    “全阴体质还真是很难得的,说吧,你上岛来要做什么?”阿幸靠在椅子上,依旧是带着笑容的问。我颇有些忐忑,“我想来找还魂草的。”我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的对他说。

    “还魂草?”阿幸眼睛转了转,似乎是在想什么,“啊,还魂草啊。我记得了,就是一点像玻璃一样的东西,我知道在哪里。”

    我一听他说知道在哪里立刻就兴奋起来了,忙不迭的从慵懒的姿势变成严肃认真的小孩的听课的姿势:“可以带我去找吗?”

    阿幸点点头,“行啊没问题,能和我聊得开的也算是有缘分了,不过挺远的,要一些时间才能到。”

    我摇摇头,“不怕苦不怕累。”

    阿幸听后噗嗤一笑,“行了没问题,我啊也不会让你一个小孩子走路的。”说着他站起来收拾了一下桌子,然后朝我招招手,我过去没有犹豫的拉住他的手。

    是温热的。虽然没有三把阳火,但是他是暖的。一个死人是不会有温度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阿幸在的缘故,我觉得自己挺安心的。我们走到了瓜地,沿着瓜地里面的小路一直深入。

    “你要还魂草做什么?”可能是因为太安静了,阿幸问我。

    “我有个……好兄弟,现在生命垂危了,我必须要还魂草救他。”阿幸恍然大悟,“能让你那么拼命的,想必是很好的朋友吧?”

    好吗?我也不觉得我和琅东的关系有多好,但是我知道如果他死了我大约是会很伤心的,而且伤心很久。

    我的朋友真的不是很多,迄今为止也没有一个可以交心的,这是我最大的悲哀。但是我不希望我身边亲近的人因为我的原因死掉。

    如果没有琅东,那天我估计已经被砍死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担心我死了他也会跟着死,所以拼命的保全我。但是我知道,是他救了我。

    一个人如果不会知恩图报,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还魂草边上有灵兽,灵兽都是他养的。我其实不是很喜欢那些灵兽,总是来偷我的瓜吃。”阿幸自顾自的转到了另一个频道去。

    我从他的自字里行间得出了一个消息:他。

    阿幸嘴里的他很可能是蓬莱岛的主人,听起来就觉得就很不可思议。但是再不可思议我也没想过要和他打交道。

    “阿幸一直在这里吗?”我寻思着转移了话题。阿幸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一直一直都在这里喔。”

    他的一直一直都多久?

    我突然想起了之前麒麟和我说的,那个全阴体质的人,在蓬莱岛。不知道是不是他。这种体制又没办法从外表就能看出来的……

    我咂咂嘴,不说话了,牵着他温热的手继续往前走。四周萦绕着冷冰冰的雾气,头顶上下着雾水,也是冷冰冰的,我仰头看着阿幸的头发全部都是一颗颗细细的白霜。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一术镇天〕〔冥王劫:都市情缘〕〔头条婚约〕〔农医悍女:傲娇夫〕〔禁爱总裁夜夜欢〕〔幻界仙途〕〔重生八零:首长霸〕〔启禀娘娘,皇上又〕〔古蜀国密码〕〔太古狂魔〕〔甜妻来袭:BOSS,〕〔总统谋妻:婚不由〕〔网游之我是白骨精〕〔逆命魔主〕〔重生暖婚:天后变〕〔电竞男神是女生:〕〔我不可能是盗墓贼〕〔闪婚蜜爱:宝贝甜〕〔天价宝贝:爹地,〕〔属性之眼
热门小说推荐:最后一个契约者〕〔高冷学霸撩妻365式〕〔女战神的黑包群〕〔都市共享男友系统〕〔崛起复苏时代〕〔狼牙兵王〕〔重生之少将仙妻〕〔细胞修神〕〔重生七零王牌军妻〕〔我真的不想扮猪吃〕〔龙魂战尊〕〔仙帝归来〕〔天才小农女:学霸〕〔魔鬼主教〕〔重生空间之少将仙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