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1079章 刘平尔

时间:2018-06-25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如果不是遇到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了,我相信我绝对想不到会有一天打给他电话。

    当拨通他电话的时候,对方很快接起来了。

    “喂,谁呀?有什么事情啊?”对方不咸不淡地说。

    “是我。”

    “原来是你啊,好久没联系了都快听不出来是你啊,听你的语气似乎遇到了什么不能解决的麻烦事情呢?”对方的语气不再是不咸不淡了,轻笑着说道。

    “是遇到了点麻烦事,你来是不来?”我问到。

    “来是来,不过哥们你主动能来打我电话真是难得啊!”对方说道。

    “你来了就好,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我没等对方说话,直接报了地点就挂了电话。

    作为对方多年的同窗情谊和舍友关系,我相信没有谁比我更了解对方,对方正是我唯一能互相扶持共患难的兄弟死党刘平尔。

    他名字虽然咋一听是普通了点,据说是他父母翻了不少次字典才取的,为此我没少取笑他,翻了这么多次字典结果取出平尔,听起来怎么这么像萍儿那般小家子气儿的名字呢。

    虽然刘平尔的名字喜感了点,事实上他为了鬼怪之事没少折腾我。

    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相信我绝对没想打给刘平尔的电话,主要原因在于他有不得不说的特殊能力,为此我没少吃苦头。

    原来刘平尔一生下来就具备了一双阴阳眼,从小到大没少跟鬼怪交流,据说他小时候常常分不清人和鬼怪的区别,经常见此就打招呼,慢慢地身边的小朋友都害怕了,常常为此疏远他,直至他遇见我。

    当时我刚刚搬来城市,正是七岁那年,而且特别胆大,不晓得什么叫害怕,总跟刘平尔常在一起玩并没有什么芥蒂,就算见到刘平尔在跟空气说话都会认为他在练习表演,因为在我看来,他演得基本很不错。

    后来刘平尔跟我解释的时候,我表示并不相信,就一直当他开玩笑逗我玩来着。

    就这样我们从小时候玩在一起了,直到毕业刘平尔随着他家人搬离了城市到了外市定居下来,我们就再也见不到面了,久而久之,就这样慢慢地联系少了。

    尽管刘平尔生来带有阴阳眼,我虽然知晓了点,当时我秉持着没见过就是不存在的观念,坚定着无神论者,对刘平尔的说法基本没啥相信。

    可仅仅是因为不愿相信,我因而没少吃苦头。

    比如我和刘平尔约好去网吧一起来打游戏的时候,等我来到网吧的时候,刘平尔已经等在那儿了,当时我是熟客了,刘平尔还是第一次来的。

    好吧,他确实是硬被我拉来的,尽管他并不太喜欢人多热闹的环境,可刘平尔来的时候硬咬定说这儿风水不好,容易出血光之灾,结果惹火了老板,把我们轰跑了。

    让我更加没想到的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我们离开的时候,网吧突然起了一场煤气中毒事故,当时很多人都在通宵并没什么人注意,等发现已经晚了,事后我和刘平尔被警察传讯回话了,差点被当成嫌疑犯来着,幸而最后证明清白了。

    不止这件事,高中的时候,我意外得到一封情书,刘平尔看了一眼并说这不是好事,叫我万事小心,当时我被兴奋冲昏了头脑自然没把这句话放在心里。

    就算没被冲昏头脑又怎样,我怎么会如此留意这句话,等我来的时候,正如刘平尔所言,那女孩子约我来此的时候,她长得还算清秀,突然我隐约感觉到了一股寒气,身子一阵发冷。

    回头看女孩子的时候,险些吓了我一跳,只见女孩子脸上已经成了青灰色的面容,看起来那么吓人,后来我怎么失去意识我不知道,醒来后已经在医院了,我后来知道女孩子在我来之前早已自杀身亡了。

    虽然听起来很离奇,但刘平尔跟我说女孩子当时已被厉鬼纠缠上了,之所以被缠上只不过是被当成替死鬼来的,是绝对惹不起的,我能命大已经万事了。

    后来我慢慢就淡忘了些事情,直至我和刘平尔在念同一所大学的时候,刚好还是同住在一所宿舍,刘平尔开玩笑地说我们真是有缘,不管在哪两人总是没离开一步,我才一想起来,原来这么多年我都没注意过。

    但是刘平尔每次跟我说我身边有不好东西的时候,我总有种一阵阴冷感觉来了,背后好像有什么人看着自己,弄得我感觉非常不舒服。

    刘平尔不断地跟我说我体质非常特殊,容易招来鬼怪之类,我想了想似乎身边并没有什么奇怪事情发生,于是便置若罔闻了。

    刘平尔见我不信,就没加多说,告诉我以后我有需要的话就跟他说一声,并且留下了联系电话,然后第二天他跟随家人搬离了城市。

    久而久之,我们基本就很少联系了,而且我几乎没怎么碰上奇怪的事情,直到工地翻出棺椁的那一天,我的生活才开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终我不得不拨通了刘平尔的电话。

    等我接到刘平尔电话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已经来到城市了,当时已经是深夜了,于是我便搭了一辆出租车来接他。

    由于离火车站还有一段距离,而且路况并不怎么太好,随着出租车的颠簸,我的眼皮开始打起架了,后来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在我睡得正香的时候,忽然一阵颤动把我弄醒了,我睁开了下眼,结果眼前的场景猛然让我的意识清醒了一大半。

    只见前面出现一座石桥,旁边立着一块有半层楼高的大石头,更可怕的是大石头并不是普通石头该有的青黑颜色,它是血红色的,红得那么可怕,就好像一头野兽张开血盆大口似的!

    更让我毛骨悚然的是桥下居然流着黑红黑红的河水,我隐约地听到了河水里传来一阵悲鸣的声音,那样凄厉,那样尖厉,这番诡异的场景让我呆愣了好久。

    当我的手触及到车把的时候,我忽然想起自己还身在出租车上,而且还是为了接自己的朋友而来。

    我忍不住转头看了下,结果更让我吃惊的是驾驶座上早已不见人影了,而没人操纵的车子居然还能向前走着,我顾不上想着司机去哪儿了,看了眼时间,表上赫然显示着“4:44”!一分不差一秒不少!

    我知道火车站虽然远了点,但不至于远得离谱,算下来时间怎么也得该一小时到了,断不该是长达六小时多的路程。

    可时间都迟到六小时多了,怎么会没听到刘平尔的电话来呢?我打开了手机,一长串的通话记录让我知道自己可能遇到更加麻烦的事情了,一长串的通话记录大部分是刘平尔的电话,还有淳于姗姗的十几个电话。

    看她最后的通话时间估计是刘平尔发现不对劲后通知了淳于姗姗,可我为什么就没听到他们电话来呢?这个原因我大概隐约有明白了,这辆出租车有问题!

    但是等我发现出租车什么时候停下来了我却不知道,而且还稳稳地停在了一座石桥桥头旁,旁边的血红大石头近在眼前让我有点发毛。

    因为大石头本身却不是红色的,大石头上正在“哗哗”地流着血红的水,而大石头顶上隐约可见到趴着一道人影儿……

    我转头看了一下原本还空着的驾驶座,结果不看还好,一看更让我心胆俱裂,驾驶座上出现了一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一具尸体,但却不是我刚上来所见到的司机,正是我之前曾经遇到过早已死去的诡异司机。

    他的脸上皮肤早已**得厉害,血早已流尽了,只剩一堆灰白带着绿水的腐肉,稀拉拉地下垂着,嘴唇已经烂的几乎都要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正空洞洞地望着我,显得十分骇人!

    我动了,司机腐尸也跟着动了,忽然背后传来一阵“咯嗒咯嗒……”的声音,听起来更让人怵得慌,尽管我知道回头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我还是回过头来了。

    只见一个满脸血的女性腐尸在望着前面,显然是刚**不久,她的手臂由于长时间僵硬的原因正咯嗒咯嗒地向前伸出来,车里突然多出两具腐尸,让我惊惧不已。

    我正要打开车门欲要逃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车把早已被锁住了,不管怎么扭就是打不开!忽然车子一动,猛然向桥头对面冲来,旁边的司机腐尸却向我扑来……

    “小伙子,小伙子,醒醒,到了!”耳旁传来一个声音,让我瞬间清醒过来了,发现自己已经在车里了,而车子已经到达了火车站,火车站顶上的霓虹灯正在闪耀着,大门口人们纷纷出来了,刘平尔早已等在这儿了。

    我下意识地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时间是22:56分,来得还不算太迟,我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翻开了通话记录,结果让我出乎意料的是通话记录早已空空如也。

    难道刚才发生的一切,原来竟是个梦境而已?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重生之商界大亨〕〔重生之商界大亨内〕〔贤者与少女〕〔最强基因〕〔绝品邪少〕〔超级寻物APP〕〔穿越之变身绝色女〕〔医手遮天:极品丑〕〔夜行者:平妖二十〕〔无限娇宠〕〔枕上名门:腹黑总〕〔绝地求生之诸神之〕〔都市少年医生〕〔法家高徒〕〔我的分身是天神〕〔我的舢舨能升级〕〔主帅直播攻略〕〔重启九六〕〔大医凌然〕〔重生在70年代
热门小说推荐:钟少私宠:呆萌小〕〔惹爱上身:霸道总〕〔铁板木匠〕〔无敌真寂寞〕〔风是叶的涟漪〕〔三更听尸〕〔正牌美女总裁〕〔名门暖婚:战神宠〕〔龙血武魂〕〔冥婚暗宠:冥帝大〕〔军婚如火〕〔绝命神魔榜〕〔神术武装〕〔克斯玛帝国〕〔新帝谋婚:重生第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