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1084章 唐静静

时间:2018-06-23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静言一见我陷入思考之中,眉头微蹙着,道:“你怎么了?”

    “嗯,没事,只是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啊,你想起什么了?”静言一听有点激动地说道,见我摇头再次失望起来。

    “不过你那把伞是从哪里得来的?”我忍不住问道,既然想不起了,不如先打听一下吧。

    “哦,这把伞是他亲手做给我的。”这时候静言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仿佛回到了昔日美好的记忆之中。

    我看到她这样,有点不忍心打扰她了,就这样直到她从记忆中醒来。

    “算了,想不起就想不起吧,我该走了。”

    静言离去后不久又响起敲门声,我想着刘平尔来了,结果意外看到淳于姗姗站在我面前。

    她主动找上门来找我什么事呢?

    淳于姗姗看了我一眼,有点无措起来,便道:“我刚才看到静言妹妹从你这儿出来了,看她样子似乎很不开心,所以想问问怎么回事?”

    “嗯,没什么事情,只是来闲谈而已。”

    “真的吗?阿白,其实我来找你是有事想告诉你的……”淳于姗姗说到一半竟没说下去,看着我一脸欲言又止。

    “安平,有什么事情?”我见淳于姗姗似乎还在犹豫着,便关心地问。

    “阿白,你有喜欢的人吗?”淳于姗姗纠结了半天终于咬牙说出来。

    她的话刚刚说出口,我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了,难道安平想说的是……

    想到淳于姗姗曾经为我所做的点点滴滴,我竟有种不知名的感动,这傻姑娘遇到什么事就喜欢放进心里不说出来,可她大概不知道的是她脸上表情已经彻彻底底地出卖了她。

    “没有啊,准确地说应该没遇到吧。”我看到淳于姗姗眼里发亮但听到后面的话就转瞬即逝了。

    我正斟酌着怎么说让淳于姗姗不会觉得太突然了,没成想淳于姗姗终究还是打断了。

    “阿白,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情没做完,天色不早了,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就不打扰了。”说完后淳于姗姗头也不回地走了,转眼间身影从眼前消失了。

    诶?我还没说完话,她怎么就走了呢?这丫头未免太急了吧,哎,以后有机会再说不止吧,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对吧。

    “喂,看啥?”突然一道声音把我吓了一跳,转头却发现刘平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自己面前了。

    “你走路不要这么无声无息,很容易吓死人啊。”我没好气地说。

    “无声无息?刚才我敲了半天门,你没听到吗?对了,你刚才看什么呢?”

    “嗯,我只是看风景太入迷了。”我随便找了理由搪塞过去,目前我还是不太想让别人知道我和淳于姗姗的对话,毕竟她还不好意思呢。

    “哥们,你看的是过道而已。”刘平尔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有些怀疑我是不是脑子有病了。

    “你管得着,进来说吧,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吧?”我把话题转回到正题了。

    “哦……”刘平尔进来了,顺便把门关好了。

    我郑重其事地坐在椅子上,等着从刘平尔口中会是什么样的惊天秘密呢?

    “你知道鱼形玉佩的渊源吗?其实很早之前它就跟我家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准确的说我家族曾经靠鱼形玉佩出来的。”

    “在你拿出鱼形玉佩后,我就认出来了,因而我断定你可能熟悉懂法术的人家,但是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哦,我确实是不知道的,从来没听家里人说过此事呢。

    “你小时候有没有遇到过奇怪的事情?所以你家老人送了你玉佩。”

    “你怎么知道的?”我很奇怪地问道。

    “仔细回想一下,你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

    我一听,好像是这么有过,其实我小时候进防空洞意外发现一块纯黑色的石头,在黑暗中它闪着奇异的光芒,我一时好奇之下,一碰之后就没什么知觉了,不久之后就跟父母去城市了。

    于是我便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了刘平尔。

    刘平尔听了后,好像有点明白了似的,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体内应该有什么能力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被封印了,纯黑石头应该是某种阵法的阵眼,一般人碰了是不会有什么反应,可你碰了却出现了反应。”

    “我这些年都跟你在一起,感觉你除了体质特殊以外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可最近你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觉醒,我想应该可能是工地翻出棺椁无意弄乱风水导致封印动摇吧。”

    “你的封印暂时解了一半,以后就看你运气了。”

    刘平尔说出一大堆话,我一时半会都不能消化完,同时我隐约感到手臂好像越来越疼,体内几乎有什么东西在尖叫,好在这些暂时还能忍住。

    “该说的就说到这里吧,我认为总呆着不是个办法,我们出去找方法解决这种麻烦问题吧。”临走前刘平尔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唉,今天事情真多啊,已经被好些人都拜访不少次了。

    我躺在床上回味着之前的信息,回想着各种梦境,尤其是一块红色的大石头,据刘平尔是这是一个可怕的祭祀仪式,贡献给一个能翻天覆地的大妖怪,石桥对头正好是大妖怪巢穴。

    如果在梦境的话真的走过去了的话是不是会看到更可怕的场景呢。

    想着想着我便进入了梦乡。

    结果一睡更让我睡不好了,因为我在梦里面竟然又看到了熟悉的大石头和石桥,跟之前的梦不同的是,我并没有在车上,自然不会再碰到可怕的司机腐尸了。

    但是我隐约感到石桥对头似乎有种莫名吸引力想把我吸引过来,虽然心中有着好奇,但我很担心过去会不会被大妖怪吃了一直犹豫不决,尽管我看着桥对头黑洞洞看不真切有点怵得慌。

    我正准备转回去的时候,突然一阵阴寒从脚底弥漫上身体来,然后我掉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我还是被一股阴寒气息冻醒了,一睁眼却见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让我瞬间清醒过来。

    原来这道身影正是白衣女鬼,只见她背对着天花板,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不停地流着血泪,一滴一滴掉在我脸上,湿漉漉的,我不敢触碰,只能僵硬着面对着她。

    白衣女鬼看到我很没骨气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色十分不好,比之前更加怨念了,道:“郎君,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弃我?我有什么不好?”

    见白衣女鬼似乎没有之前没那么疯狂冲动了,相反倒是冷静的多,于是便放下心中的大石头了,不管怎样,先想办法稳住她再说吧!

    脑子里百转千回想了半天,我主动开口问:“小姐,可否能告诉我芳名,我大概可能不记得了,告诉我说不定会想起来的。”

    先弄清楚这白衣女鬼来历,到时候如果真的能逃出生天的话,回头再问问刘平尔有什么办法吧。我如此想着。

    “唐静静。”白衣女鬼如此老实地回答道。

    嗯?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难道上辈子真的跟她认识了?我有些哑然地看着她。

    尽管她面容那么可怕,但隐约还是能看得到昔日美好姣容的,我禁不住有点替她惋惜起来。

    “怎么?你现在同情我了?既然如此为何要这样做?”唐静静看中了我心事幽幽地说。

    我想了想,为了不让她继续纠缠想趁早断绝她念头,终于还是决定说了出来:“小姐,我知道你死的很惨,但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了,你为何还是放不下呢?”

    唐静静一听,冷冷地笑了声:“好一个放不下,如果真有能放得下的话,我何必还能留在这世上呢?”说罢她就消失了。

    我手心捏着玉佩捏出了汗,若非它在手心里,否则女鬼怎么会如此忌惮呢?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就天亮了。

    大家一看外面人群好像平静了很多,决定先出去探探情况好找出解决办法。

    静言收拾好正准备要往外走的时候,结果只听她“哎呦”一声突然跌倒下来了,我一见正过来要扶的时候,结果发现面前早已不见了静言,只有一只小狸猫用着黑溜溜的眼睛瞪着我。

    我揉了揉眼,确定面前的并没有静言本人,只有一只小狸猫。

    我呆住了,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性最符合,难道小狸猫是静言变的?静言在我面前居然变成小狸猫了,真的确定不是魔术变来的吗?

    我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小狸猫,旁边传来一道喜悦的声音:“哎呀,好可爱的小狸猫,让姐姐来抱抱。”

    碰上这种事,换做一般人都会害怕吧,淳于姗姗还能保持镇定实在有点难得啊。

    “安平,难道你不吃惊吗?”我疑惑地问。

    结果淳于姗姗扑哧一笑:“阿白,我一直忘了告诉你,我奶奶是神婆,有什么事情我还能不知道吗?”

    我的内心卧了个大槽,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至尊宝传奇〕〔太古战祖〕〔农家幺女:王爷家〕〔逆来顺兽:冷酷兽〕〔特种神医〕〔宠妻狂魔别太坏〕〔冥婚霸宠:天才萌〕〔萌妻乖乖:总裁老〕〔错嫁替婚总裁〕〔邪皇霸宠:腹黑儿〕〔超级兵王俏老板〕〔西游之白骨精日记〕〔校草,她是个坑〕〔透视小仙医〕〔医妃难宠:王爷和〕〔我的毒舌美女上司〕〔最强主播〕〔都市神级强者〕〔我在红楼修文物〕〔另嫁(穿书)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一路仕途〕〔风是叶的涟漪〕〔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九转道经〕〔贴身战龙〕〔超能小农夫〕〔不朽狂神〕〔御鬼者传奇〕〔蒸汽时代的道士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