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1094章 恐怖古楼

时间:2018-09-20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度净的大弟子说完,台下的人都开始讨论起来,我感叹道:“这世界是有因果循环的,所以说人间正道是沧桑啊。”奈奈子眼泪汪汪的靠在我肩膀,我吓了一跳:“你怎么了?你要干什么?阿白刚才那对夫妻真让人感动。”双生本来面瘫的脸似乎也在抽搐,而琅东听到这里哈哈的大笑起来。

    我赶紧把奈奈子的脑袋从我肩膀上推了下去,她则转过头问她右边的琅东为什么笑?难道不感动么?我无奈的说:“不是感不感动,而是重点不是感情线。”奈奈子撇撇嘴。

    这时管家上台问还有哪位上台?这时一个穿着清纯的女孩上了台:“大家好,我是一名大学生,我要讲的故事是我家老楼的故事。”

    我们静静的听着,她是个孤儿,父亲母亲都不在了,只留给她一个老楼,她是农村人家里的地都让她二叔给霸占了,每年上学的学费她二叔给拿,毕竟她家的地有上百亩,她二叔只给她学费不给她生活费。她只好自己出去兼职,还好她还够努力,毕业了后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工作稳定之后我回家了,在二叔家说出了回来的意思,我要老楼,二叔家当然是各种反对,我爷爷在我小时候就一直向着我二叔家,我妈说我爷爷从来没有抱过我,我在二叔家要老楼我爷爷还将我打出了门,我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我二婶给我安排进了我家的老楼让我住在楼里。

    我家的楼是在我小时候盖的,一楼是待客的大厅,二楼是花草厅加休息室三楼是厨房,我们进了二楼,我看着我妈妈以前养的花都不见了就只剩下花盆,像二婶这种粗俗的女人并且贪财怎么可能有那种雅致养花。她把我放在老楼以为我会害怕,怎么可能这个地方是我的家。

    二婶给我带来了新的被子褥子枕头,铺在了我爸妈的床上,二婶走后我去楼下洗漱间洗了脸刷了牙就上楼睡觉了,闻着空气中留下的爸妈的味道我睡的特别安心。只不过夜里总有些声音,我一直以为那是老鼠出来活动的声音。

    第二天早晨,我还是去我二叔家门口站着喊道:“你们霸占我爸我妈的地,就连老楼你们也要占,你们每年都不叫我回家过年,只给我学费连生活费都没有,你们对的起我爸我妈么!呜呜呜呜呜……我假哭着。”

    村里和我家关系好的见我回来了都过来问好,见我哭的可怜就说:“可怜的孩子你二叔可真是狼心狗肺,你爸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孩子你二叔不但不照顾你还总想占你家的财产为己有。唉!”这时我二叔家一家人都出来了,就连我爷爷都住着拐杖出来了。我二婶看我这一脸苦相不乐意了。

    “楚雨乔,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上学的学费不是我们出的?你这买衣服买吃的钱都是我们家出的,我们家怎么对不起你了,就算我们对不起你,你爷爷还能对不起你?”我二婶果然是会搬弄是非,死的都能说成活的。

    我哽咽着说:“二婶你和我二叔根本就不管我,我在学校都没饭吃,我到处给人打工赚生活费,累的我都无法正常学习了。”我二婶瞪着我,似乎要把我吃了。二叔走了过来看着我面无表情,随即说道:“把老楼给她吧,以后你也别再来我家了,还想要那片地是没有门了。”’

    我停止哭泣转身就往老楼走,走到大门前看着这个老楼瞬间眼泪掉了下来,我美好的回忆都在这里,我终于把它抢回来了。这时有个声音说道:“女人就知道哭。”我吓了一跳,看着四周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春风吹着我的头发刮在脸上,痒痒的。心里想着:怎么还出现幻觉了。

    当天晚上我翻来覆去没有办法睡着,看着花厅,起身走到花厅门前,这时我看见一个男人的头在到处飞我咋的“啊”的一声就昏过去了。当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照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清醒了过来。

    想起昨晚的事太恐怖了我要去找一个高僧化解。

    等我到了香山寺院找到一个白胡子高僧把昨晚的事说了,高僧说那个屋子应该死过人,非正常死过人的屋子就是凶宅,活人是不能住的。听到这里我死了一层白毛汗,我和高僧说那个是我家,只不过原来我上学的时候住学校了没有回来过,那里发生过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

    高僧说必须要知道那个鬼魂是因何死亡,知道原因我才能帮施主你脱离苦海。我说好,今晚我就去老楼住,一定问出他是怎么死的。可是我怕他害我,高僧说我给你一道符纸,这个符纸你不能让它沾水,否则会失去效力。我答应了高僧回了家。

    当天晚上,我把符纸紧紧的贴在我胸口,走向花厅,走到门口我果然看到了那个人头,它飞起来飞到我面前,我吓的大叫赶紧捂住眼睛。不敢看,这颗人头却阴测测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现在你就害怕了,怎么?想和我这颗头聊天么?

    边说还边带着恐怖的音调。

    我强压着恐惧,把手从脸上拿来看着它,它惊讶了一下然后又接着阴测测的笑着,我笑着看着它说:“你怎么在我家呢?难道说你在我家死的?那你是怎么死的?”这颗头似乎是被我说的死字刺激到了。

    慢慢变的狰狞起来,它的头顶慢慢的鼓起来好几个包,包慢慢的破了,里面是一些蛆,我害怕极了管它怎么死的呢我转身朝楼下奔去,就在我刚碰到门把手的时候一颗头飞了过来,我又转身朝楼上跑,跑到我的卧室我赶紧把门锁了起来。

    本以为把门锁了以来它就进不来。

    我吓的哆哆嗦嗦,紧盯着门怕它把门打开进来。我左等右等就在以为它不进来的时候我看到窗户外面有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在朝我看来。我赶紧把被子蒙在头上不敢看任何地方。一直等到天亮。

    昨晚我并没有套出来一点信息,我得想个办法套出来他的死因才行。

    鬼都喜欢些什么呢?喜欢贡品,喜欢冥币,喜欢香火。好了就这么办,到了晚上我摆出香案摆上贡品,点上香,那个盆子烧起冥币来。等到午夜时分,我正心惊胆战的时候那颗头出来了,阴测测的问我:“你在给谁烧纸,还摆了贡品?你若是说不出给谁烧的,那我只好享用了。”

    我强迫自己挤出一个笑容:“当然是给你的,你在这过的这么苦,我看你不忍所以就给你供了水果和香,还给你烧了冥币。”那颗头前面的那张脸已经模糊不清,这么多年一到白天它就到处躲到处藏,一张脸黑乎乎的看不清模样,一双血红的瞳孔从眼里流出的血也淌在脸上。

    那颗头默不作声,像盯猎物一样盯着我我头皮发麻不敢再多说一句。它看了一会觉得我应该没撒谎就开始吃桌上的贡品,没有手它就像狗一样在上面咬,不过吃东西的速度却像饿鬼一样,感觉好像好几年没吃东西一样。

    趁着它放松警惕的时候我开始像闲聊一样问它“你还没告诉我呢你是怎么死的。我这个人比较好奇,也许你有什么事情我还能帮你呢!”那颗头看了我一眼悠悠的说了起来:“我是让一个道士害死的,他拿走了我的躯体可是却没拿走我的灵魂,我被他骗进屋拿带着毒药的水毒死了我。”

    我安慰了它几句就撒谎说回去睡觉了,它也没理我。

    一夜不眠,第二天打车去了香山寺院把事情和高僧说了,高僧说冤孽啊,叹了口气。随后高僧决定晚上和我一起回去。夕阳西下,我和高僧打车回到家门口,高僧看了一眼楼说:“这个楼阴气太重了。”我心想阴气当然重了,有那个人头在没有阴气就怪了。

    我和他走进屋子,在一楼的待客大厅,高僧说他就坐这就行了。到了午夜时分我坐在高僧身旁,害怕那个头飞出来吓我一跳。不一会也不知道它从哪飞出来的,飞到我们面前当它看到高僧时明显的恐惧了起来。

    这时它质问我:“原来你昨天问我如何死的就是为了收我?好啊你,果然人是最不可靠的,你看我不宰了你。”语气要比任何时候都阴森。说完就向我飞来。顿时高僧一伸手将那颗头颅打了回去,口中念道:“阿弥陀佛,我知你死的冤屈的,可是你既已成了鬼就不该继续留在阳世间。”

    “高僧,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可是我还有妻儿老小,我一死她们该怎么办…?呜呜呜呜……”我第一次听鬼哭,那感觉就像把你扔进冰窖浑身上下起寒毛。

    高僧笑道:“你且放心去,我不能告诉你你的妻儿会如何,这是泄漏天机,我只能送你一首诗,《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那颗头想了想竟然笑了起来,和高僧道谢,一转眼就没有了。

    后来高僧告诉我那颗头的命是被一个走上邪路的道士夺走的,那个道士为了练邪功害了不少人的性命,他以后恐怕不会善终,所谓天道循环,因果报应。果真像高僧所说,没过几年公安局就因为一个特大凶杀案抓了好多人,都被判了死刑,其中就有个道士。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恶魔的正确契约方〕〔驭龙宗道士〕〔萌神信徒〕〔透视小毒医〕〔汉天子〕〔苍天剑帝〕〔柯南之机械师〕〔嚣张鬼医妃,邪王〕〔全能主持〕〔乱宋之水浒风云〕〔快穿之还愿人生路〕〔惹爱上身:霸道总〕〔忠义天下〕〔我真的开外挂〕〔甲壳狂潮〕〔盛华〕〔恐怖沸腾〕〔狂暴仙医〕〔茅山鬼王〕〔三国之大汉崛起
热门小说推荐:仙墓〕〔九转道经〕〔抗日之烽火系统〕〔神话禁区〕〔都市之妖孽公子〕〔大唐好相公〕〔大明星的贴身保镖〕〔重生九零蜜汁甜妻〕〔武破九霄〕〔仙医小神农〕〔明日传奇〕〔我的美女主播姐姐〕〔邪皇宠上瘾:爱妃〕〔极品仙尊混都市〕〔茅山捉鬼笔记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