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宁林雨真〕〔慕煜行〕〔天琴涅槃〕〔开局暴击百亿遗产〕〔最强终极兵王〕〔穿越空间福满园〕〔星莲世界之本源梦〕〔强化医生〕〔大家都要宰了我〕〔文娱幕后大佬〕〔重生的我不需要女〕〔我在修真界卖游戏〕〔朕怀了摄政王的崽〕〔穿成神仙哥哥的心〕〔星际重生全能女神〕〔重生之我要上头条〕〔娇娇女的古代团宠〕〔玄浑道章〕〔大佬又被主神套路〕〔穿成旺夫小娇娘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女儿正派爹 序章 女儿十五岁那年(天)
    “爹爹,人家裙子穿不下啦!”

    纪青正蹲在华清池入口的柱子上把风,里面传来的娇呼把他吓了一大跳。他赶紧把脑袋伸向里面,用食指比着嘴唇,冲着那雾蒙蒙的一片,低声道:

    “嘘!姑奶奶,我们这是偷偷跑到人家福地来帮你筑基,不是花钱进澡堂子洗澡。你收敛点。”

    说着,纪青观了一眼天上的星斗,嘟囔道:

    “这才过了四个时辰,怎么衣裙又穿不下了……”

    “爹爹做的衣服胸口太小啦。”

    “我这不是也没什么给女孩子做衣服的经验和机会嘛……何况你的一天就相当于别人一年,又在长身体最快的时候……”

    揉了揉眉心,纪青又道:“这个姑且不谈,你修炼的怎么样?”

    里面思考了一会儿,回道:“呜……沫儿也不知道,不过这池子的水已经没有真元流动了,而且池子的颜色也从碧蓝变得澄清。”

    纪青闻言,骇道:“啊!这这这……”

    华清池是被这妮子修废了啊!

    纪青是有苦说不出,本来只是想要借这“天下华清池”给自家女儿筑基,谁想到居然似那孙猴子一般把人家人参果书给连根拔了!要是让上清宗的老祖宗知道,还不把自己挫骨扬灰啊。

    “怎么了,爹爹?”

    里面的女孩儿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还在那戏水。

    纪青叹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去给你寻一身衣裙来,你千万不要乱跑!听见吗?不要乱跑。”

    “诶?可是沫儿肚子饿了。”

    “不许乱跑!就算有龙肝凤胆从你面前飘过去,你也要好好捏着鼻子给我呆在华清池里。不然的话,当心家法伺候。”

    纪青本来只是想要吓唬她,谁知道里面的声音愈发腻人起来,撒娇道:

    “嘻嘻,爹爹的家法,不就是疼爱沫儿吗?”

    “少贫嘴……给我老老实实等啊,千万不许胡闹,你要记住,你老子是名门正派……”

    “人家要月华色的百水裙。”

    “不许挑三拣四!”

    ———————————————

    “月华色的百水裙,月华色的百水裙……”

    纪青猫着腰,在上清宗四处摸撞着。

    他张着手,如果细看的话,手上竟立着一个剪裁而成的小纸人。其上绘着“大局八门”的阵象,然后以真元催动,凭空居然浮现出一个细细的指针来。那小人便顺着指针缓缓的走。

    要是让祖师爷知道自己竟然用“奇门八卦”的本事在人家宗派偷裙子,恐怕少不了要挨天打雷劈。但事到如今纪青也无所谓了,自打养了这个难养活的女儿,纪青自己也记不得自己到底做了多少缺德事。

    他已经想明白了,只要自己的行径不被别人知道,就等于无事发生。要是哪一天所作所为大白于天下,那恐怕就是自己了断的日子了。

    目前来说,只要小姑奶奶不捅娄子,就一切都好。

    “啊……有了!月华色的百水裙。”

    突然那小人着火自燃,燃尽在空中。纪青知道,自己到地方了。

    这是一间女子的闺房。纪青虽然说起来已为人父,但其实拢共也才半月罢了。老婆没了后文,女儿呢,都还在赖着和自己一起睡。纪青还真从未进过这种地方,想到这里,他不禁面皮臊红。不过转念一想,自己那么多孽都造了,也不差这一遭。

    窗户里烛光熠熠,因知里屋里是有人的。纪青随手摘来地上青草,插入门孔,只听三两下咔嚓一声,房门便开了。

    一开门,便能听到水声和哼歌声。

    这么晚了居然还在洗澡?真是天助我也。纪青大喜,施了个遮气法,以袖蒙面,潜入房中。

    闺房都是有屏风遮断前后的,女子在屏风那头洗澡,因而无法看到潜入的纪青。纪青抬头一看,屏风的一侧,正挂着那月华色百水连衣裙。

    不过贸然上前取走衣物,定然会招得那女子注意,自己又不知道人家深浅,更不能把上清宗其他人招来……这该如何是好呢?纪青伴着女子的哼歌声陷入沉思。

    办法倒也不是没有,自己只要使出那“迷幻术”,就可以安然取走衣物。不过自己身为正派弟子……

    唉,算了!从自己打定主意偷女孩子家衣物开始,就已经不是什么正派所为了。

    下定决心,纪青当即念到:“玄冥路不见,登仙入无门,人间空荡荡,被困是迷魂。赦!”

    咒语令下,原本只有薄薄雾气的闺房,突然变得迷雾蒙蒙。纪青看准机会,急忙向前,抓过衣裙便要走。

    “什么人……!”

    本来纪青是要走的,被这女子一喊住,竟然鬼事神差的回了头。

    映入眼帘的是那青丝散落娇无力,绵绵红云遍玉肌。纪青哪见过这副架势,吓得差点喊出声来。可仔细一想,这女子应该是看不到自己的,要是自己先一步叫出声,那可不就暴露了吗?随即又冷静了一点,但是心里依旧砰砰直跳。

    纪青正打算就这样当做没看见悄悄溜走,谁知道那女子语出惊人。

    “可是画宗的纪师兄?”

    他怎么知道的!

    毫不夸张的说,纪青差点给吓尿了裤子。他本来就不擅长做坏事,作孽时的心态远没有手法那么平稳冷静,这又是头一回被人戳破,心简直要从嗓子眼蹦了出来。

    他定睛一看,那女子额头上居然闪着金光,大骇道:

    “宿命通!”

    宿命通乃是三明六通之一,能透过皮囊,看穿他人的真实身份,修炼到深处,甚至能够看透人的轮回宿命。在有宿命通的人面前,怎么糊也是糊不过的。

    完了完了完了,我恐怕要被整个一阁二宗三十六派追杀,落得个万劫不复咯。纪青绝望的想到。

    谁想到那女子又说:“小女子近日闭门不出,竟不知纪师兄造访我宗。想来是宗门甚大,纪师兄人生地不熟,竟然误闯了小女子闺房……”

    咦?柳暗花明又一村?

    恐怕是这女子刚刚才觉醒“宿命通”,还没怎么修炼,所以才刚刚能知道自己姓名而已。纪青赶紧借坡下驴,顺着瞎蒙道:

    “是是是,贵宗实乃仙山宝地,景色奇异,在下游览之际,竟突然起了雾,以至于迷失方向,误闯这里,唐突了佳人。”

    女子笑道:“唐突谈不上,只是小妹有一事不明。”

    “请讲。”

    “纪师兄既然是误闯这里……为什么却要拿小妹的衣物呢?”

    纪青见那女子眉间笑意,恍然明白过来,这家伙……竟然在耍我!

    那女子被纪青看了身子,面色微红,却也不过分避讳,泡在水中,窃窃的笑道:“想不到正道大名鼎鼎的「画纳子」,居然也会做出这等勾当。”

    “做便做了,你想怎么样吧?”

    纪青已经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了。

    那女子道:“很简单,纪师兄既然看了小妹身子,那自然就得负责。如若你半月之内来与我家父上母上提亲,这一身衣裙嘛,送你也无妨。”

    这个条件不得不说让纪青完全的心动了。不,甚至根本算不上什么条件,完全可以说是倒贴。对方既是货真价实的美女,又修为惊人,估计即使在上清宗也是数一数二的天才……原本纪青以为这种事只有在评书人的故事里才会发生。

    “……还有别的选择吗?”

    “小妹就这般没有吸引力?”

    “也不是……”

    见纪青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女子也没有为难,继续说道:

    “另一条嘛,也很简单。小妹让纪师兄先跑,待到跑出了一百步,小妹再喊人。如若纪师兄能够逃出我上清宗去,便是欠了小妹一个天大的人情,至于那衣裙嘛,也可以送给纪师兄。”

    纪青陷入了沉默。这两个条件,怎么想都是第一条稳赚不赔……

    那女子也不催,却见她又轻轻哼起了歌,以手捧水洗了起来。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骚动大作。

    “来人呐,华清池,华清池那边……有人截了送去给掌门夫人的仙桃!”

    “是个女子,好多人被打伤了,还扒了一个师妹的衣服。”

    “华清宫起火啦!”

    纪青闻言顿时明白了什么,大惊失色,急忙把衣裙揣在怀里,作揖道:“告辞。”

    女子见状,面里终于带上了一抹羞涩,回道:“师兄慢走,恕小妹不送。”

    待到纪青离开,女子便闭眼默算。一步,两步,三步……六十五,六十六……九十九,一百。

    突然,那女子的面色变得十分惊恐,连屏风都弄倒了。

    “有淫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天庭做主播〕〔公子用挂否〕〔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天的尽头〕〔绝代战神归来江南〕〔快穿之被反派盯上〕〔近身妖孽兵王叶落〕〔都市无双战神(又名〕〔宠婚蜜爱:宁先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绝世战神沈七夜〕〔神医丑妃倾天下〕〔穿成炮灰女配后和〕〔花样年华生如夏花〕〔重生之首富人生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