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帝尊〕〔快穿之我只想种田〕〔男主总想叼我回窝〕〔皇兄万岁〕〔男篮天空高挂我的〕〔归藏剑仙〕〔开局签到十八年〕〔陛下娘娘又不要你〕〔夫人她又去虐渣了〕〔星际重生全能女神〕〔快穿之宿主的沙雕〕〔系统穿梭之福妻满〕〔诸天武道纵横〕〔弃婿当道〕〔穿书后我成了男主〕〔大帝之召唤千军〕〔精灵掌门人〕〔全娱乐圈都以为我〕〔诸天败类〕〔从斗罗开始签到女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女儿正派爹 第二章 我们成亲吧
    踏进牙白的玄门,周围散去一阵碧青色的雾气,纪青知道那是宗门的禁制。不禁在心中暗叹:还是自家的宗门好啊,不用进个大门都要磨破嘴皮、想尽办法。

    通过禁制之后,纪青二人的视野终于可以触及画宗全貌:正如门派名称,纵览画宗,整个门派都宛如泼墨画卷一般,固然是雕梁秀柱、叠榭层楼,却又把雍容全都藏于青砖黛瓦之中,不显庸俗。远处飘飘渺渺传来了入门弟子练剑的声音,使得纪青不由产生了怀念之感——当年他也是这样,和兰师妹一起日日练剑的。

    穿过偏殿,纪青嘱咐千沫道:

    “在一阁二宗三十六门派中,数咱们‘画宗’的规矩最为传统森严,你不可以贪玩任性,徒生事端。”

    “沫儿知道了。”

    虽然这么应着,可是斗笠下纪千沫却是一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的表情,忽而指着偏殿房檐上的一颗夜明珠呼道:

    “好大的一颗圆珠子,莹莹的发亮呢!爹爹~沫儿想要~~”

    纪青差点一跤绊倒在门槛上。

    “沫儿,画宗不比外面,这儿的东西没有准许不可以乱拿。听话,在这里坐一会儿,爹爹马上就回来。”

    纪千沫眼珠一转,没有表露出来,压了压斗笠,以青丝遮脸,乖顺的点了点头。纪青见此,笑着把手伸进兜里中摸了摸女儿的脑袋,这才放心的离开。

    ——————————————————————

    继续往前去,便是一片竹林。

    若叫当初那个妇人前来一看,定然大吃一惊,因为眼前的山涧小路,无论是格式还是样子,都与山下纪青的居住之所毫无二致。甚至走到尽头,从雾霭中现出来的小屋,都与山下分毫无差。

    纪青凝视了一会儿那没有一点声响的小屋,脚步有些迟疑,他站在原地,为自己壮了好几次胆,方才鼓起勇气,上前扣门。

    “兰师妹,兰师妹在吗?”

    无人回应。

    纪青继续扣门。

    “兰师妹……兰姑娘,你在里面吗?”

    依旧是没有一点动静,似乎的确是没有人。

    纪青却还在扣门。

    “兰姑娘,兰姑娘…………兰儿……求求你,开开门吧。”

    “……外面是何人?”

    终于有了回音,里面竟是有人的。那声音四平八稳,仿佛一条笔直的银线。

    “是我,师兄。”

    “这画宗之中,可没有夏兰的师兄。”

    “唉……是我,纪青,你纪师兄呀。”

    “哦~……”

    里面的声音变得了然,随即一冷。

    “可是那个一年前,和摘星教妖女双宿双飞,一走了之的纪师兄么!”

    纪青落了满身的大汗,他讨好的笑道:

    “兰儿,我千里迢迢专门来见你,你总该开下门,让我进去再说?”

    “是兰儿糊涂了?兰儿记得纪师兄不是极擅长开门撬锁、解咒破阵之术吗?连当初关押妖女的堂堂天牢都来去自如,难道还过不了兰儿这扇破门不成?”

    “咳,兰儿,我知道是我不好……你看我们这么久才见一次面,就不要提这些过去的事情了罢。”

    “你若无所求,岂会来见我!”

    里面的声音陡然变得凌厉,吓得纪青肩膀一抖。

    以纪青的耳力,可以清晰的听到里面传出了手指扣击剑鞘的敲碰声,很显然,屋内人的心情并没有其声音表现出来的那么稳定平静。

    “说吧,你要什么。”

    哒、哒、哒、哒……

    敲击剑鞘的声音如钟表指针一般在纪青耳边走动着。

    此刻绝非开口的好时机,可今天乃是千沫诞生的第十八天,也是她完成生长的最后阶段,纪青硬着头皮也只能开口:

    “我想请兰儿师妹……替我……寻一株郧仙草来……”

    “郧仙草?那可是宗门禁药,你要那东西来干什么?”

    纪青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屋内人却突然接着说道:

    “14天前,华音门失窃碧血玉丹;11天前,大广宫失窃玄白铁匣;8天前,水云仙山失窃凤仙草;三天前,上清宗的华清池被人入侵;再加上这一株郧仙草……哦~你要练一具混阴之体?——‘任我游’公子,果然好胆识……你既敢上天入地,为什么不敢进我房间呢?”

    只这一句话,差点把纪青吓摊在地上,谁知道门对面的女子愈发语出惊人:

    “再让我猜猜,摘星教那妖女,自身本就是纯阴之体,用不着这些东西。而要打造混阴之体,顶好是拥有至阴血脉的女婴。但这普天之下,除了那妖女找不出第二个至阴血脉,而那妖女倒也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直至一年以前,从未听说过她和任何男人亲近……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师兄?”

    听那女子轻唤,“师兄”二字瞬间绵软下来,仿佛在呼唤自己的情郎。

    可是纪青,已经完全被吓到两腿无力,站都站不住了。

    “进来。”

    那女子说道。

    “啊?”

    “进来,师兄。”

    纪青仍然没有反应过来,而房屋里面,那敲击剑鞘的声音越来越强烈了。

    “我数三声,你若还未进来的话,就不要再进来了。”

    “三。”

    纪青这才如梦初醒,他第一反应便是在身上摸钥匙,旋即终于想起来这已不是自家家门,便赶紧在路边弯腰折下一根青草。

    “二。”

    把青草插入门孔中,纪青拼命的捣鼓着。

    “一……”

    手都在不住的颤抖。

    咔嚓。

    门开了。

    “……兰儿!”

    纪青推门而入,只见一女子正端坐于木桌前。

    只见她皓腕凝眸、不施粉黛,青丝垂泄。一袭素色罗裙镶水银色边际,水芙色纱带束着莹莹细腰。其神色淡雅,不怒不争,宛如出尘仙子、画中之人。

    纪青认出了她,却不敢近。这才过去一年,佳人气质却又更加空灵飘渺、清丽脱俗了。

    她依旧敲击着剑鞘,淡淡道:

    “师兄,阔别许久,像往常一样,与师妹梳梳头,可好?”

    纪青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只好边悄悄挪着步伐,边用余光注视着夏兰腿上的剑。

    ——那剑名叫“醉墨”,乃是画宗的镇宗之宝。如若是夏兰现在突然翻脸,抽此剑要杀他,恐怕是母需再出第二剑。

    可是夏兰到底没有翻脸,她用手指叩击剑鞘的速度也逐渐变得缓慢,纪青顺利的从以前的地方找到了梳子,然后托起佳人的秀发,轻轻的梳了起来。

    夏兰的秀发宛若最上乘的丝绸一般柔顺,似乎根本没有梳理的必要。

    这短暂的静谧,令纪青回想起了往昔。

    她手中叩击的速度变得更慢了。

    “师兄,你的手在抖,想什么呢?”

    夏兰闲聊似的问道。

    纪青犹豫了一下,不知哪里突然鼓起莫大勇气,说出了当年未曾说出的话:

    “兰儿,我们成亲吧——”

    “……”

    敲击的声音停下了。

    当今天下,自然是男子为尊。大丈夫三妻四妾,不足为奇。女子大多也都秉持着传统的三从四德的传统。纵然是江湖儿女,在儿女情长上,也颇为守旧,莫说是直接展露爱意,就算是递交信物,暗许芳心,也已经算大胆的不得了的行径了。

    如今,纪青突然做出如此这般的露骨表白,无论放在任何一个女孩子身上,恐怕都会害羞到不行。

    然而,夏兰的表现十分平静。她转过头,与纪青四目相对,说道:

    “纪师兄在若是一年前说这话,兰儿定然即刻欣然应允,禀明父母,择日成亲。但如今你既与那妖女有染,兰儿固然是可以不顾自身原则,包庇了你。可是,你要我和那妖女共侍一夫,做人家妹妹。师兄觉得……可能吗?”

    说着,夏兰把剑转而放到桌上,完全不顾及纪青动摇万分的心情,继续说道:

    “况且,你娘已经为你立下婚约了。”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天庭做主播〕〔公子用挂否〕〔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天的尽头〕〔绝代战神归来江南〕〔快穿之被反派盯上〕〔都市无双战神(又名〕〔近身妖孽兵王叶落〕〔宠婚蜜爱:宁先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绝世战神沈七夜〕〔神医丑妃倾天下〕〔花样年华生如夏花〕〔林杰〕〔穿成炮灰女配后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