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熙〕〔蒋氏〕〔极品萌宝:霸道爹〕〔云倾北冥夜煊〕〔卡莫〕〔天命赊刀人〕〔皇上,本宫很会撩〕〔三国之关平当老大〕〔严振东〕〔唐锋〕〔赤心巡天〕〔重生年代娇宠小福〕〔我有个祭坛〕〔种田在无尽海域〕〔峡谷正能量〕〔戏闹初唐〕〔开局就是一只废仙〕〔西风醉花阴〕〔魔域九重天〕〔九天剑主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女儿正派爹 第八章 张口就来
    就这样,纪青和纪千沫两人手上被套上了“捆仙锁”。

    本来纪千沫见那执法堂弟子修为不算太高,还不愿意束手就擒,想以“移形换位”之法偷偷击倒他。却被纪青以眼神制止了。

    父女两个一前一后跟着执法弟子晃晃悠悠的走着,那执法弟子目不斜视,只管赶路,甚至绳索也不牵着,似乎完全不担心纪青二人会逃掉一样。

    “爹爹,你往常在人家宗门里窃玉偷香的时候,可没这么乖呀?”

    纪千沫凑到爹爹后颈上,轻轻吐着气。

    “窃你个头,还不是因为你!”

    纪青一缩身子,急忙回头瞪了自家闺女一眼,纪千沫吐了吐舌头,又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乖巧的拉开了距离。

    “可是爹爹,难道我们就这样老老实实被人家抓走吗?”

    “不然你想怎么样,硬闯山门,和我画宗的老祖宗们斗法吗?”

    “以爹爹你的手段,要带沫儿逃走的办法要多少有多少吧?”

    “我告诉你,今天你再怎么拍马屁,回去也少不了一顿毒打。”

    尽管纪青已经尽力表现的凶狠,但是纪千沫却仍然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并且,她能从纪青的话里觉出,今天这趟执法堂之游,多半也是有惊无险。

    那弟子就领着纪青二人渐渐前往云雾深处,一路上纪千沫抓抓青烟,逗逗小猴,好不快活。

    大概走了半个时辰,三人来到了一座巨石面前,执法堂弟子掏出令牌,轻轻按在上面,随即纪青眼前的景色逐渐变得虚幻,不多时,面前竟凭空多出一扇三合的大院来。

    “那么,我就送到这了。”

    执法堂弟子停下了脚步,解开了捆仙锁,向两人分别作揖,然后径直离去了。

    “画宗执法堂的弟子都是这般古怪吗?”纪千沫揉搓着被勒的微微有些樱红的手腕,向纪青问道。

    “你才应该少做怪事,少说怪话,一会儿进去了,给我规规矩矩的,见面先行个大礼。”纪青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道。

    其实在千沫还小的时候,纪青是没这般严苛的,甚至偶尔会陪着小千沫胡闹,不然也不会养出纪千沫这般任意妄为的性子。但实在是因为纪千沫长大之后变得太过淘气,纪青发觉自己渐渐约束不住了,才不得不摆出父亲的威严。

    还好,这妮子小时候不肯练功的时候没少挨纪青教训,故而到现在还怕着纪青。要是哪天连纪青也约束不了她了,恐怕这天都要给她翻了去咯。

    为了防止纪千沫乱跑,纪青拉起了千沫的素手。千沫微微一惊,心中一暖,对于她来说,上一次爹爹牵住她的手,已经是好几年之前的事了。可是纪青却忍不住心里砰砰直跳,因为对他来说,方才过了几天而已。

    纪千沫的手又小又滑,像是握着一块温玉,为了防止自己乱想,纪青特意握的虚了一些。谁知这一细节却被纪千沫敏锐的观察到了,她唇角微弯,往前追了两步,一把上前环住了纪青都手臂,抱在胸前,甜甜道:“爹爹怕沫儿乱跑,何不抓紧一些?这里甚大,沫儿很怕一不小心走丢了呢……”

    纪青一下子慌了神:“不许撒娇,爹不是教你,男女之大防……”

    “人家只记得爹爹教我‘无父何怙?无父何恃?出则衔恤,入则靡至’,我们做女儿的呀,全仗着爹爹做依靠哩!”

    “都说了,那是‘无父何怙?无母何恃?’……”

    “人家不管,人家没有娘亲,只有爹爹!”

    纪千沫这丫头,和她娘一样,看透了男人的弱点。缠人起来,叫人受不了。但是此刻的纪青,内有心事,暂且没有心思和千沫多做纠缠。

    “你记着,一会儿进去了,无论如何,先拜个大礼。”

    “是,沫儿知道了。”

    纪青也不知道这妮子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他走进院内,扣了两下房屋正门,待到里面传出一声“进来”,方才推门进去。

    画宗向来不以豪华铺陈为风尚,这一处的房屋也延续了这样的风格。房间内陈设简单,只有一些梓木打造的桌椅,一只青瓷花瓶,一副茶具,而正在喝茶的,则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左右,人淡如菊的妇人。

    那妇人居高而坐,见纪青进来,也只是默默地喝茶。既不像是对待客人,也不像是审问犯人。

    纪青堆着笑脸迎了上去,可是那妇人却撇着头,捋着茶盖,看也不看他一眼。纪青扯了扯嘴角,这种事自打回到画宗以来也已经不是第一回了,他自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于是他一个劲给千沫使眼色,让她说两句好话,好讨妇人的欢心。

    千沫迈步上前,万福道:“千沫见过祖母。”

    妇人抬眼道:“你管谁叫祖母?”

    “您是爹爹的生母,自然就是我的祖母。”

    妇人冷笑道:“我可不知道,我竟然有这么大的孙女儿。”

    千沫甜甜的笑道:“如若不是提前知道,单看外貌,千沫也想不到自己竟有这般年轻的祖母。”

    妇人斜眼看向纪青道:“你告诉她的?”

    “祖母莫生气,是沫儿自己猜的。”纪千沫又轻轻往前几步,走到了纪青后面,似那远山芙蓉,人见人怜。“爹爹在家,常常念叨祖母。千沫从小素知祖父早早地在正邪大战中仙去,祖母断发殉葬,故而至今留着短发,又见那青花瓷瓶,家中竟有一只一模一样的,想来是成对之物。三者千沫在家里谨记爹爹教诲,日日修习家传剑法,虽尚未能领悟其中一二,却因知习‘画中剑’者,气质脱俗,千沫见祖母人淡如菊,似不近烟火的仙子一般,固知祖母是了。”

    此番话语,千沫说的是情真意切,字字珠玑。而旁边的纪青却是听得眼皮直跳。他确实和千沫说过他的倒霉老爹在他出生前就死了,却未曾说过母亲断发之事。自己也确实和她说过在母亲五十大寿那年自己送了她一只青花瓷瓶,但家里还有一只成对的,那纯属子虚乌有。至于那“画中剑”,就更离谱了!家传剑法,确有此事,也确实能提高人的气质。可是这个妮子小时候贪玩淘气,跟本不愿意修习,大凡有了一点本事就到处作乱,却空口白牙说的自己好像多么谦虚勤奋似的!谎话连篇,竟然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只能说这妮子太会哄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天庭做主播〕〔公子用挂否〕〔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天的尽头〕〔绝代战神归来江南〕〔快穿之被反派盯上〕〔近身妖孽兵王叶落〕〔都市无双战神(又名〕〔宠婚蜜爱:宁先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绝世战神沈七夜〕〔神医丑妃倾天下〕〔穿成炮灰女配后和〕〔花样年华生如夏花〕〔重生之首富人生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