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你怎么这么说啊?”朝昭昭拿手里的糖葫芦砸了一下肖握雪的脑袋,道,“你知道柏舟姐来这里受了多少苦吗?你还向着那个行露。”

    “哎呀!”肖握雪歪了歪头,道,“我当然知道师娘苦了。只是这事要是让师娘知道,怕是要引发更大的误会了。”他继续道,“行露姨其实也挺苦的。她是从苗疆那边被卖过来的。”

    “卖过来?”朝昭昭撅着嘴,不满道,“果然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女儿。”

    “昭昭!”肖握雪的声音明显沉了好几个度,道,“行露姨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她是被迫卖过来的。”

    “行行行!”朝昭昭翻了个白眼,不满道,“你说她是好人就是好人行了吧!你凶我干嘛?”

    “朝昭昭,你能不能只单纯的凭着主观的感受去评价一个人啊!”

    “你什么意思啊!”朝昭昭不满道。一巴掌拍在肖握雪的背上,“我又做错了什么?你就吼我?”朝昭昭真是感觉自己冤都要冤死了。心道:我不就随便说了句吗?又没有说错,肖握雪就吼我。这个行露到底什么来头,把这两师徒迷得神魂颠倒的。

    两人都堵着气不说话,肖握雪背着朝昭昭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一个臭豆腐摊前才停下。臭豆腐摊的老板是个苗疆女子,头上戴着的繁杂的银白色的头饰,头发乌黑墨染,皮肤白皙干净,明眸皓齿,当真是个美人儿。就连朝昭昭都没忍住多看了两眼。而且这女子看上去和朝昭昭年纪大不了多少,应该和裴柏舟差不多大的年纪。

    那女子看到他们过来甚是热情,手麻利的拾了一碗臭豆腐过来。她脸上也笑嘻嘻的,热情的招呼道,“握雪来了啊!来来来!给你尝一下我新改良的臭豆腐!这一碗给你的,我可是特意多放了辣椒的。”

    肖握雪一手扶着身后的朝昭昭,一手接过那碗臭豆腐,笑着道了声谢,背着朝昭昭挑了个边上的桌子坐下来。

    朝昭昭虽然没说什么,可是嘴上早已经可以挂水壶了。她双手抱在胸前,眼睛看着那个摊口,轻蔑的嗤笑一声,道,“有些人啊!表面君子,什么非礼啊!仁义啊!道德的时时挂在嘴边,实际上在街上看到一个卖臭豆腐的就走不动道。”

    肖握雪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端着放臭豆腐的那个碗喝了一口汤,还故意做出很夸张的砸吧了下嘴,赞叹道,“嗯!真好喝!”说完,他还故意问朝昭昭,“昭昭,你要不要也来一碗啊!”

    朝昭昭皱紧了柳眉,人也往后挪了挪,捏着鼻子,嫌弃道,“你把这东西拿开!谁要吃这玩意儿啊!这么臭的东西,哪里能吃啊!我才不吃呢!”她连连把桌子上那碗臭豆腐推了好几下,道,“拿走!拿走!臭死了!待会儿

    我不要你背了,你离我远点儿,可把我给粘臭了。”

    “你真不吃?”肖握雪端着臭豆腐,再次重申道。

    “不吃!”朝昭昭态度是相当的坚决了,脖子恨不得要扭到身后去才好。

    “握雪!要不要来点儿泡菜啊!”那苗疆女子走了过来,笑道,“哟!还有一位姑娘呢!”她打量了一遍朝昭昭道,“还真是个标志的人儿呢!”她又看向肖握雪,笑着问道,“怎么?这是握雪你未婚妻?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介绍?”

    肖握雪还在吃臭豆腐,一口汤汁卡在喉咙里把他弄的甚是狼狈。他把腰歪到一边,连连咳嗽了好几声,但他又还要解释,连嘴角挂的汤都来不及擦,摆摆手道,“行露姨,你这玩笑开不得。这是昭昭,是朝阳门门主的嫡孙女。还有婚姻之事,自古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怎么说我随便。昭昭是女孩子,粘不起这些个名声。”

    “是我失言了。”行露连忙放下手里端着的泡菜,拿了块手绢递给肖握雪,又看扫了一眼朝昭昭,笑了笑,道,“只是我看这姑娘标志,欢喜得很。”

    肖握雪接过手绢,剧烈的咳了几声,终于缓过气来,他坐直了,道,“行露姨,最近生意怎么样啊?”

    行露看他不再咳嗽了,这才站直了,道,“最近生意可好了。多亏你师傅他也经常带他们那些衙门里的人过来光顾,平时没有人敢来闹事,生意好得不得了。”

    肖握雪点点头,笑道,“行露姨做的臭豆腐越来越好吃了。”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行露点头道,“你喜欢就多吃点儿,吃完了,我再去做。”她又转头看着朝昭昭道,“这位天仙似的姑娘要什么口味的啊!要什么口味的尽管说,我去做,包你喜欢。”

    “……”朝昭昭本来就对着行露抱有着敌意,现在冷不伶仃被对方一问起,感觉甚是尴尬。她摇摇头,连舌头都打结了,“啊?!我……我吗?我?我……我不用!不……不必麻烦了。”

    “你真的不吃吗?”肖握雪嘴里还嚼着一块臭豆腐,含糊着问道。

    在这种尴尬到绝望的时候,他居然真的只是单纯的在推荐臭豆腐。朝昭昭简直恨不得一掌把他头劈开,看里面的构造是不是个人脑子才好。她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把自己心中的怒火压下去,这才回过头,挥了挥手里还没有吃完的糖葫芦,笑着脸对着行露道,“行露姨,我喜欢吃甜的,这臭豆腐太辣了,吃了会长痤疮的,我还是不吃了。”

    行露点点头,道,“你瞧我!丫头你长得标志,脸上长痘就不好了,要不你吃一吃我做的泡菜?”她把那碗泡菜往朝昭昭面前推了推,自荐道,“我这泡菜也是做得很好的,一吃一个准儿,

    还不长痘儿,不信丫头你试试!”

    “好好好!我试试!我试试!”朝昭昭尴尬的笑了两声,头直往桌上点。行露又递了一双筷子给她。她接过筷子拿在手里,却不急着夹菜,夸赞道,“行露姨真是人美做得菜也受欢迎啊!”赶巧摊子那里正好有人嚷着要吃臭豆腐,朝昭昭便赶紧把行露给支过去了。

    看着行露走了,朝昭昭终于装不下去,把筷子放到桌子上,眼睛瞪着在一边吃得正香的肖握雪,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一掌拍在肖握雪肩上道,“吃吃吃!我平时怎么没发觉你那么能吃啊!”

    肖握雪本来吃得好好的,冷不丁被朝昭昭一拍,差点直接将自己脸扣碗里。他直起身,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朝昭昭道,“昭昭,你干嘛啊?差点把汤都洒了。这浪费粮食,是要遭天谴的。”

    朝昭昭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说我干嘛?你师傅被这狐狸精勾了魂,你也被勾了吗?”她在一边数落得起劲,一回头竟看到肖握雪根本没有在意,直接端起碗喝起汤来。朝昭昭真是恨不得把这人打死才好,心道:我究竟是怎么瞎的眼,竟然能看上这货。

    肖握雪喝完汤,把碗放回桌子上,端端正正坐好了,道,“我说了,行露姨和我师傅的关系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的。”

    “哦?!”朝昭昭手指敲着桌子,道,“你都把她摆我面前了,你觉得我应该认为她应该是怎样的啊?”

    肖握雪把朝昭昭往边上拉了拉,小声道,“我只给你说一遍啊!但是你得保证不告诉师娘!”

    “你说!”

    “我师傅和行露姨第一次见面其实是在衙门里。”他打量了一下臭豆腐摊那边,确定行露还在继续做生意,才继续道,“当时行露姨被新康都的知府买下了,打算纳一房小妾。但是行露姨不肯,就自己跑了出来,结果跑出来的时候正巧碰上了我师傅。我师傅就把她救出来了。”为了防止说得太多时间久让行露听见,他真的是已经用最简约的话来说的了。说完还不忘嘱咐道,“总之,昭昭你千万别跟师娘说这件事就是了。”

    朝昭昭手托着腮,点点头,似是听进去了。突然一拍桌,大嚷道,“‘纳小妾’是什么啊?”

    肖握雪吓得虎躯一震,连忙看了看臭豆腐摊,确定行露没有听到,才连连扶额,摇摇头道,“你这抓的都什么重点啊?”

    朝昭昭却一副很好学的样子,打破砂锅问到底,拽着肖握雪的胳膊道,“你就跟我说说嘛?什么是‘纳小妾’啊!”

    “……”

    肖握雪咬了咬嘴唇,心都凉了,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巨大的坑:向一个大家闺秀解释什么是“纳小妾”,这该从何说起?让旁人听了去,还以为他在

    当街耍流氓,勾搭无知少女。一阵无言后,他还是开口道,“‘纳小妾’就是让他们做夫妻。但是行露姨的身份没有妻子的地位高。知道吗?”只是这声音是实在弱得不行,在小声点儿,估计就连和他坐同一桌的朝昭昭都要听不到了。

    朝昭昭点点头,算是明白了,然后又扑过来嚷道,“那捕头大佬做的不是好事吗?为什么不能告诉柏舟姐啊?”

    肖握雪吓得赶紧捂住她的嘴,小声道,“不是叫你别说出去吗?你嚷这么大声,使担心知道的人不够多吗?”

    朝昭昭被捂着嘴说不出话,只好眨眨眼睛表示自己知道了。

    肖握雪这缓了口气,松了手,压着嗓子,求饶道,“姑奶奶啊!算我求你,求你成吗?你小声点儿,小声点儿,再小声点儿,我说还不成吗?”肖握雪也是绝望了,认识朝昭昭这么多年,第一次感觉这人居然是个扩音器、漏勺、大嘴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