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半路劫亲(二)
    “实不相瞒!”聂小星拱拱手,抚了抚自己马的马脖子,朗声道,“我与柏舟相遇时,恰逢战乱时节,军饷根本不足以维持军队需求,我身虽为将军所骑之马就是这匹花马。所以我骑这匹马来迎娶柏舟自然是最合适不过的。”

    “小星,我知道前些年事我们朝廷亏欠你,我也对此深感抱歉。可是,这这这,这这这,”齐王指着聂小星和那匹花马,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开口,大着舌头,磕磕巴巴道,“大胆聂小星,你,你,你,你居然敢用一匹劣质的花马来迎娶皇亲国戚。”

    “?!”肖握雪就是一怔,随口道,“师娘不是塞外一个藩王的女儿吗?什么时候又变成皇亲国戚了?”

    “大胆肖握雪!”齐王已经完全没了分寸,指着肖握雪喝道。他说话语无伦次的,手指指着两人一马流连,他道,“‘师娘’这称呼是你叫的吗?裴柏舟现在可是一品诰命夫人。你,你,你,你竟敢直呼其名!”

    “我没有啊!”肖握雪摊手道。

    “……”齐王噎了一阵,木讷了两分钟。肖握雪刚刚确实是说的“师娘”,根本没有直呼“裴柏舟”这个名字。他顿了顿,抬头看向聂小星,道,“小星,你怎么教你徒弟的。他居然敢跟我顶嘴!”

    “……”

    “……”

    “那个,……额,齐王殿下!其实,我没有顶嘴。”肖握雪怂了怂肩,无奈道。

    “齐王!”聂小星终于忍不住开口道,“额……这迎亲队你也拦了,到底要干什么,你就直说吧!”

    “小星子!”齐王跑过来扯住花马的缰绳,那动作居然像极了一个被戳破了心思的孩子,骨子里的傲娇,他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聂小星,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骑着这么一匹花马去娶裴柏舟的话,我回去水何会让我睡地板的。”他这一串话出来,谁也没有个心理准备,都是一惊。

    但是一听高高在上的齐王殿下,在家里居然是妻管严,而且还要沦落到睡地板的地步,都有些忍俊。有人在人群中不小心哂笑出了声,但是碍于齐王的排面,立刻湮灭了表情,在人群中站直了些。

    “这……”聂小星有些无奈,左右顾盼了一番,一时不好抉择。毕竟裴水何的厉害,这里的人除了齐王本人,最了解的就是他了。

    世人皆知齐王对夫人宠爱有加,甚至不惜为了她放弃帝位,虽说他们真情可挚,但是江山美人,选了美人,当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唏嘘。可他们也未曾有人想过这样一个在朝堂上可以独当一面,甚至可以随时将金座上的人拉下来取而代之的男人,竟然在家里全听老婆的,

    最后还是肖握雪抢先一步,上前一步道,“那既然花马对我师傅师娘意义

    重大,齐王若是牵着这匹伊犁马回去又不好交代,那不如大家各自退一步吧!”他道,“既然如此,不如这花马就先师傅骑着,至于这匹伊犁马,”他指了指自己的坐骑,道,“正好还缺个副驾,不如就拉上这匹马吧!”

    “不行!”聂小星道,“齐王千金之躯,怎么可以做我的副驾。”

    “……”肖握需扯了扯嘴角,尴尬道,“师傅,这不是没有其他办法吗?再说,”他低下头,道,“我还是玄都门的少门主呢!论身份地位也不比齐王殿下低多少,现在不也在给你做副驾,师傅你……”

    “……额,”聂小星捏了捏胡须,笑道,“是吗?我都忘了!你还是少门主啊!”他尴尬了一阵,突然严肃道,“那也不行!你是我徒弟,不一样!做我副驾自然居于徒弟之名。而齐王……不能给我做副驾!”

    “行行行!怎么不行!”齐王笑了笑,满口应了下来道,“我给自己兄弟当回副驾有什么不好的!行行行!当然是行的!”说着他朝旁边的士兵使了个眼色。

    士兵按照指示把那匹伊犁马牵到了花马的右边,把马缰递给齐王。齐王接过马缰,翻上马背,笑道,“这不是挺好的吗?”说着,他转身对着后面的锣鼓队吆喝道,“奏乐!咋们去迎亲!”

    于是迎亲队伍又一路吹吹打打的往“明归”走。

    此时朝昭昭正一个人蹲在店门口的门槛上,她已经蹲了一个时辰,也没有见人,直感觉自己都要无聊死了,可是里头裴柏舟吩咐过了,一定要守着,别让他们在自己没化完妆之前进来,又不好走开去探一探情况。

    “昭昭!怎么样?人来了吗?”里屋行露走了出来,探问道。她的步伐稳健,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显然裴柏舟那边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

    朝昭昭瞥了一眼街口,街口还清清静静的没有人过来,便打了个哈欠,身了个懒腰,道,“还没来!”

    “还没来?”行露惊道。她也走到了门口,看了看街口,又望了望天上的日头,微微眯了眯眼,皱着眉道,“刚刚不是还说只要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吗?这都一个时辰过去了,怎么还没到啊!”

    朝昭昭蹲在门槛上一动也没动,双手拖着腮,叹了口气,道,“我刚刚看着他是快到了来着,谁知道他们动作怎么那么慢啊!从那条街口到这儿,即便是走也应该走到了吧!”她抬头,朝里屋使了个眼色,道,“你呢?柏舟姐那边怎么样了?”

    “她那边有我呢!你就放心吧!”行露蹲下身,道,“按理说如果到街口的话,早应该到了才是啊!怎么会这么久还没到啊!这吉时都要过了。除非……”

    “除非什么?”朝昭昭抬了抬眼皮,懒懒的问道。

    “除非出了什么事儿!不得不耽搁!”行露坦言。

    朝昭昭就是一怔,整个人都僵住了。聂小星和裴柏舟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现在他们两人终于坦露心意,按理来说正应该是如胶似漆的时候。如果说是有聂小星的仇家从中作梗,聂小星已经在多年前被贬至此,按理来说应该也没有什么仇家会还挂记他才是。如果还有什么不可控因素能阻挡他们的迎亲队伍的话,那就只能说针对的根不是他。朝昭昭突然站起身来,一拍大腿,喝道,“不好!握雪哥哥有危险!”她还没站稳就往屋外跑。

    行露还没有反应过来,在后面叫道,“诶?昭昭,你干嘛去啊!这个时候了,你还瞎跑什么啊?”

    “我出去一下就回来!”朝昭昭喝道,“如果待会儿有人来问我和有关握雪哥哥的事,就说不认识我们两个。”说着,她一个腾空翻上墙头沿着屋檐跑了。

    “?”行露还云里雾里的,嘀咕道,“什么嘛?年轻就体力这么好的?就这么跑出去了。”

    可朝昭昭根本没有顾及行露的阻拦,一个人提着剑出去了。如果聂小星没有仇家,那么在迎亲队伍里还能有谁的仇家能拦住他们拖那么久的话,那就只有肖握雪了。肖握雪虽然涉世未深,按理来说,应所立仇家并不多才是,但是他最大的仇莫过于他那个少门主的身份了,若是能绑架住他,以此来挟持玄都仙门,仙门内谁又敢不从。而且,就连肖握雪的父母都是被……朝昭昭越想越不敢往下想。她脚步极快,不自觉脚步又加快了些。

    大约跑了十来分钟,一支利箭突然从道路中射了过来。

    “齐王!”肖握雪喝道。

    还好朝昭昭身手灵活,她飞身转了一个圈,才堪堪的避开了那一箭,一个旋身才落到了下一阶房檐上。她腰间的雪梅感受她有危险,也是自动出鞘,在空中划了两个圈,朝那个射箭的人刺过去。

    “噌!”的一声,雪梅被人击开,绕着朝昭昭划了个圈,又稳稳入鞘。朝昭昭回头去拔剑,可雪梅却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躲在剑鞘里头,缩得紧紧的,已经拔不出来了。“废物!”朝昭昭愤愤的骂了一声,站起身,抬头一看,挡下雪梅的竟然是肖握雪,不禁喜道,“握雪哥哥,你没事儿?”

    “大胆贼人!大白天你飞檐走壁是有何图谋不轨!”齐王喝道,他一手还抓着弓,一手拿着剑,这把剑已经出了锋,剑尖正直直的指着朝昭昭。

    “齐王!”肖握雪拔出腰间配剑,拉了一把自己的马缰,挡在两人中间,面向齐王,道,“齐王殿下!昭昭不是坏人。她是……”肖握雪敛了敛神色,回头看了一眼朝昭昭,微微皱了皱眉,手上一抬,剑正好挡着齐

    王的剑。

    昨天把蝴蝶满园春色好那一节的标题补上了,其实那一段是我最开始写的,一开始是写的短篇来着,后来为了这一小段写了长篇,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想法。前面还写成了个死扑街,哭死,等过一段时间有空了,我一定要把前面修一修,写得太烂了,感觉都要把人吓跑了,难受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