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懵懂的少女
    “另外你们也不许耍赖。”萧飞说道,“别等会输了不脱。”以前在灵觉寺和小花玩扔石子游戏的时候,小花就经常耍赖。小女孩喜欢耍赖的印象,在他脑子里根深蒂固。

    “谁耍赖啦?”苏芷陌说道,“谁耍赖谁是小狗。”

    “那你也不许耍赖!”苏芷晴说道。

    “小和尚当然更不会耍赖了。”萧飞说道。

    “那你在佛主面前发誓!”苏芷陌逼他。赌这么大,都要脱衣服了她们当然要确保万无一失。

    “不行!”萧飞断然说道,“小和尚是不能随便发誓的,我的誓言很灵验。”

    “这样更能体现你的诚心。”苏芷晴说道。

    “那好吧。”萧飞无奈,只得发誓道,“小和尚在佛主面前发誓,如果小和尚违背誓言,就堕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好重的誓言啊!两姐妹心中顿时满意了。

    出家人发誓,几乎都是这样的。誓言虽然毒,但只要他们不违背就没事。所以一旦他们发下誓言,事情就是板上钉钉了。

    “那你们也要发誓!”萧飞说道。自己已经发下毒誓了,当然不能吃亏。

    “那好。”苏芷晴说道,“如果我们两姐妹呆会输了不脱,我们就是小狗!”

    “这个誓言不算!”萧飞说道。

    苏芷晴想了想,也觉得自己说的像是儿戏,根本不像是誓言,于是说道:“那好,我重新发一个。如果我们两个违背誓言,就让我们下辈子给小和尚当牛做马!”

    “这样总可以了吧?”苏芷陌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哼,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也一点亏也不肯吃。”

    “这不是吃亏不吃亏的事情,发誓很庄重好吗?”萧飞说道,“你们等下可千万别耍赖,我修炼的是大品天仙诀,我发下的誓言,或者别人对我发的誓言,都是很灵验的!”

    “不耍赖就不耍赖,有什么了不起的?”苏芷晴说道。虽然有些嘴硬,她们心中却真正的重视起来。

    “姐姐,我们不用担心,大不了待会脱给他看就行了。愿赌服输嘛,反正又不会少块肉。”苏芷陌说道。好像是在安慰姐姐,又好像是在安慰自己。

    真的要脱不能耍赖?此时,她们的心中有了一点后悔。不过随即把心一横,决定和他玩游戏。

    于是三个人又来到了桌子前面。

    “我来发牌!”苏芷晴说道。在洗牌的时候她心中颇为踌躇,接连洗了五六次也没有发牌。因为她根本不会什么高深的作弊技巧,刚才让萧飞看飞碟的方法太简单了,他刚才就已经看出来了。

    现在不能作弊了,只能一切全凭运气。

    想通了的苏芷晴,终于把扑克发到了各自的面前。

    看到自己面前的两张盖着的扑克牌,两姐妹心中有些忐忑,迟迟不敢翻开。她们在担心,自己的运气会不会很差,第一次就发个2或者3的小牌?

    “啪!”

    倒是萧飞率先把牌翻开了,放在桌子上。

    “哈哈,是个5!”看到萧飞的牌面,两姐妹激动起来,苏芷陌一下跳起来惊喜的说道。

    在十三张牌中比大5算是很小的了。她们就不相信,她们的牌会比5小。

    两姐妹迅速的翻开自己面前的牌,当翻开的时候,她们一下呆住了。怎么可能?小和尚这一把的运气不好,而她们的运气,却是更加的不好。苏芷晴拿到的是一张2,而苏芷陌拿到的是一张4。

    “姐姐,脱吧”看到赌局已经输了,苏芷陌说道。

    “脱就脱!谁还怕了不成?”苏芷晴赌气似得说道。说完,用她纤纤细嫩的小手,开始解校服的扣子。

    一颗

    最上面的一颗扣子被解开了,洁白的校服衣领敞开,露出里面一抹雪白的肌肤。看美女脱衣,绝对是一种超级享受,萧飞咕嘟一声吞了一口口水,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胸口。

    “死色狼,便宜你了!”苏芷晴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接着开始解第二颗扣子。

    第二颗,第三颗

    雪白的肌肤露出的越来越多,在洁白的衣领之间,露出了粉红罩杯的一角,以及中间的那一道深深的沟壑。两个大白兔柔软,雪白,在罩杯的束缚下,向中间挤压。

    实在是太大了,萧飞心中说道,没想到她如此清纯的外表之下,居然有这么大的一对东西,这么的诱人。她的五官精致漂亮,额头上梳着乖乖头,看起来就是一个人畜无害乖乖女,然而衣服下面却是这么的伟大。

    看到这副美景,萧飞下面腾的一下,就起了自然反应,把裤子撑得老高。

    幸亏被桌子隔着,她们才没有看见。

    苏芷晴脱到第三颗的时候,突然停手不动了,她也感受到了萧飞灼热的眼神,粉脸一下红的像红苹果一样。萧飞情绪的变化,似乎也感染了她。

    空气中,充满了青春的味道。懵懂,却又无比的热情。单纯,却又炽热,充满了好奇和渴望。

    “怎么不脱啊,快脱啊!”苏芷陌恶作剧似得催促道。急切的不是萧飞,却是苏芷陌。

    “死丫头,我的你又不是没看过!”苏芷晴呸了她一口说道,对她的恶作剧,非常的不满。

    “看过了也想看。”苏芷陌说道。她的话不禁让人怀疑,她们两个是不是经常玩一些过家家的小游戏,比如说你摸摸我,我摸摸你,撞一下胸什么的。

    终于,苏芷晴把心一横,一下把下面的扣子全部解开了,全部解开的扣子,披在身上。俏立挺拔的山峰下面,是没有一丝赘肉的平原,中间一个小漩涡。

    “美女姐姐,你不是说要脱吗,怎么披在身上?”萧飞问道。

    “解开扣子就是脱啊,我们事先并没有说要把衣服扔下去。”苏芷晴狡辩道,“而且全部脱了,也怪冷的。”

    “那好吧。”萧飞也不强求。

    “姐姐已经履行了诺言,我们再来!”这时候,苏芷陌一下接过扑克牌来,她要发牌。

    把扑克拿在手里,她接连洗了十几次,好像是怪萧飞的运气太好,要和扑克牌赌气。

    洗好之后,苏芷陌开始发牌,三张扑克,再一次放在了各自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