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相爱是缘
    不过蓝雨蝶并没有推开他,谁叫他是自己喜欢的男生呢,她愿意为他付出自己。

    “师傅,这可是人家的初吻哦!”蓝雨蝶说道,虽然在现代社会,对这个在乎的不多,但对女生来说,毕竟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初吻是什么?”

    “就是第一次亲嘴儿。”蓝雨蝶说道。

    此时,她的娇俏的脸庞有些发红,萧飞的手让她有些动情了,她那个地方本来就是很敏感的。

    “你为什么不伸进去?”感觉萧飞的手很久都在外面徘徊,在上面不停的抓着,两团巨大在他手中不停的变幻形状。蓝雨蝶害羞的说道,迫切的希望肌肤直接的接触。

    “可以吗?”萧飞惊喜。

    “嗯。”蓝雨蝶点了点头。

    萧飞闻言,如听到仙乐一般,伸手就扯向她的衣领。“别那么猴急,弄坏了我的衣服。”蓝雨蝶说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好害羞啊!”感觉到还要自己解开扣子,蓝雨蝶说道。而萧飞的双眼则是死死的盯着她的双手,终于衣领上面两颗扣子被解开了,里面露出洁白的布片。

    两团巨大之间,露出深深的沟壑,仿佛能让人深深的陷入其中。

    “咕嘟!”萧飞直接吞了一口口水。

    两边的布片带子,在正中间扎了一个活结,只要轻轻一拉,就会完全分开。她的峰峦实在是太大了,穿这种轻松方便一些。蓝雨蝶的纤纤玉手一拉布头,就分开了,两个巨大的白兔就弹跳出来。

    两个白兔大却又不显得累赘,相反却很翘挺,是完美的胸型。蓝雨蝶感觉有些冷,身体颤抖。

    “你不是喜欢它们吗?”蓝雨蝶说道,“今晚,它们都是你的”

    萧飞一下扑了上去,张口就包住了。随即用了上次那个女妖怪教给他的方法,用在她的身上。

    “嗯嗯”蓝雨蝶也开始轻叫起来。

    萧飞紧紧的搂住她的细腰,下面顶在了柔软的地方。然后,居然伸手去拉她的裤子。他记得上次那个女妖怪教过他,男生长这个为的就是要放进女生那个地方。

    只有放进去了,才能解决问题,而且还很舒服。

    “不要。”蓝雨蝶急忙抓住他的手,“我今天不行。”

    “为什么不行?”萧飞问道。

    “不知道就算了,总之不行啦!”蓝雨蝶说道,“不但今天不行,以后想还得买点东西。”

    “那算了。”萧飞放开了手。

    两人停在了那里,看到萧飞不动了,蓝雨蝶也就扣好了衣服。

    “你是不是很难受?”蓝雨蝶突然抓住他那个地方,问道。

    “有点。”

    “我可以用其它方式帮你,我在电视上学过。”说完,蓝雨蝶竟然在他面前蹲了下去。

    “不要啦!”萧飞说道。

    “不要就算了。”蓝雨蝶站起身来。虽然她知道该怎么做,但毕竟做起来很害羞。

    “小和尚,从今天起,你既是我的师傅,又是我的男朋友。”蓝雨蝶一下抱住了他,说道,“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不过,我们还是要注意安全的。”

    而萧飞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心,搂住了她柔软丰满的身躯。

    “我有些困了。”突然,蓝雨蝶撒娇似的说道,刚才做了那些事情,让她已经以萧飞的女朋友自居了。

    听她这么说,萧飞便坐了下来,“困了,就靠在我的肩头睡吧,不过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就要天亮了,你睡不了多久。”

    “嗯。”蓝雨蝶点了点头,并未在意,直接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而萧飞则是睁着眼睛,遥望天空的星星。他并没有修炼,而是脑袋里在胡思乱想。

    今天他第一次有了女朋友,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女生的可爱。以前在灵觉寺里,他没有朋友,感觉很孤单。而来到花都市,那些可爱的女生,都让他感受到了朋友的温暖。

    他喜欢她们,很爱和她们在一起。但今天的事情,又让他感觉到在她们当中,蓝雨蝶又有一些不同。具体是哪里不同呢,他自己又不清楚。她说她爱自己,爱就是喜欢吗?

    他从小在灵觉寺长大,除了师傅之外,很少接触外人。每天的事情就是练功,念经做早课晚课,没有心思去想别的。因此,他对人情世故,基本上都不懂。

    他想起在佛经中,关于爱情的故事。

    弥勒佛主坐下的韦陀护法,在未成神之前,曾经在山上独自修炼佛门神通。由于修行非常无聊,草屋前面的那一片花圃,便成了他的精神寄托。在每次修行之前,他都要给花浇水除草,辛勤的打理。

    后来鲜花受到了灵气的熏陶,有了慧根,可以修炼了。为了感谢韦陀的照顾和教化,她每天都开放的很漂亮,为的就是要吸引韦陀的注意力。而韦陀也感受到了花灵的存在,于是他们两个相爱了。

    后来玉帝知道后大发雷霆,拆散了他们。韦陀被送到了灵鹫山出家,而花灵也受到了惩罚,不但法力被废除了,而且还永远不能成仙。而出家的韦陀也改变了习惯,不再出来浇花,而是晚上出来片刻。

    为了能引起韦陀的注意力,于是花灵用自己的身体作为代价,改变了开花的方式,只是在晚上的一瞬间开花,为的就是吸引韦陀的注意力。而且在瞬间开放之后,她就会枯萎。

    不过后来,韦陀始终没有注意到她。

    在佛经的最后有这样一句佛偈:昙花一现为韦陀,这般情缘何有错。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

    似乎,在佛门中也有爱情。不过,佛门把这种爱当成是缘,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

    我和蓝雨蝶之间,已经有了师徒之缘,是否也有爱之缘?那这种爱,到底是什么呢?

    又想了佛经中其他几个爱情故事,萧飞还是没弄明白爱是什么。的确,很多事情要亲身经历才知道。

    就在胡思乱想之中,天色已经大亮了。看着蓝雨蝶还趴在自己肩头沉睡,萧飞没有叫醒她。

    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快到中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