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老师和学生
    “好了,美女姐姐,我可不想听你说教。”萧飞说道,“你说吧,不在心缘咖啡馆我们去哪里?”

    “哪里都不去。”赵婉茹说道,“早上你来学校,就在我们班的教室里等我。还有,带上你的书包和笔,我要对你进行各科测验,看看你的学习成绩怎么样。”

    “那行。”萧飞说道。

    “嗯,老师就不打扰你吃饭了。”

    说完,赵婉茹挂掉了电话。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她终于约到了自己的学生了,而且还在六天后。

    要考试啊?萧飞郁闷了。除了国文课之外,恐怕他其他科目的成绩都是个位数。如果没有刻意蒙的选择题,百分之百会打零蛋。而且国文都不一定及格,他认识的简体字比繁体字少得多。

    “老大,你应该感到庆幸啊。”然而胖纸想的却是其他方面,“美女老师约你,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而且还是单独和你在教室里,你看过那些岛国片没有?”

    不得不说,这个胖纸的思想很污。

    “什么岛国片?”萧飞说道,“我只看过动画片,喜洋洋和熊出没。”

    “老大,你还真幼稚,还看这些动画片。”胖纸说道,“说起那些岛国片,嘿嘿!”脸上露出嬴荡的笑容,“里面有很多场景就是,一位性感的老师和学生单独在里面,然后教他各种人生大道理,教他各种姿势用女人的独特优势,让坏学生能够把成绩提上来。”

    “算了,算了,不说了。赵老师对我们这么好,我实在是不该这么乱说她的。掌嘴,掌嘴。”胖纸突然察觉到自己不应该冒犯赵婉茹老师,象征性的打了自己两个嘴巴。

    看得出来,赵婉茹在高一七班所有同学心目中,地位还是挺高的。不过那些男生,虽然都很尊敬赵婉茹,但还是忍不住要在心中她。因为她长的实在是太漂亮了,身材也很好,比那些十六七岁的女生又多了一种成熟的韵味。

    十六七岁的女生,是含苞待放的花朵。而二十岁的女孩,就已经是花开到了最美的时候。

    一大早的时候,黑人安德鲁被萧飞打伤之后,就被那个叫赵艳梅的女生开车送进了医院。然后就打电话通知了他的父亲安德烈,安德烈在赵艳梅老爸的公司上班,名字和儿子只相差一个发音。

    接到电话之后,安德烈便急匆匆的赶往医院看望儿子。

    “安德烈叔叔好!”进来之后,赵艳梅就热情的称呼安德烈这个中年黑人大叔。

    “嗯。”安德烈点了点头,对赵艳梅还算和蔼。在他的心目中,已经把赵艳梅当成儿媳了。

    安德烈以前从赞比亚贫穷落后的乡下来到华夏流浪,还当过乞丐。是赵艳梅的老爸给了他机会,直接让他当了高管。外国人当高管,似乎对员工更有震慑力,也让公司更有逼格。

    后来安德烈又在本公司娶了一个女白领,两个月后生下安德鲁。华夏人口太多,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从来都不缺少崇洋媚外的女人。喜欢把垃圾当宝贝,用以满足自己卑微的虚荣心。

    安德烈心中十分希望儿子能够娶到赵艳梅的,这样以后赵家的公司就是他们的了。不过似乎这个安德鲁生活奢靡,作风嬴荡,在学校里除了赵艳梅这个女朋友之外,还另外勾搭了其他几个女生。

    而安德烈也不管他,在有了钱之后也是优越感爆棚。骨子里认为华夏人都很低贱,儿子多玩几个女人并不算什么。而他这种优越感,很大程度上也是那些崇洋媚外的人给他的。

    回应了赵艳梅之后,安德烈径直前往病床看望儿子。两人交谈了几句谁也听不懂的家乡话,然后安德烈就出去了。

    到了办公室去询问主治医生,主治医生拿着片子告诉安德烈。你的儿子浑身多处骨折,是受到剧烈撞击造成的,恐怕这下三个月都不能上学了,而且医疗费用需要十万。

    “三个月!”安德烈怒了:“你们华夏的医疗水平也太落后了,这要是在美国,恐怕一个月就能治好了。”

    “我们医院是花都市最好的医院,医疗水平已经是国际领先了。”主治医生淡漠的说道,“你说的一个月就能治好,恐怕只有那些足球队员在踢球受伤后,或者政府高层才有的那种特殊的医疗手段吧。很抱歉,恐怕你的儿子还没有那个资格享受。”

    “而且,这里是华夏,不是美国。据我所知,你们黑人的故乡,还是酋长制度。也根本没有什么医疗手段吧,听说你们那里有人受伤了,用点草药敷上就行了。”

    “你这是在羞辱我们国家!”安德烈咆哮起来:“我要到大使馆去投诉你们,说你们医院种族歧视。”

    “要投诉你尽管去。”主治医生冷漠的说道:“另外,先把医疗费用全部交了,否则你儿子残了我们都不会管。”

    “哼!”安德烈怒哼一声,摔门走了出去。出去之后便找到了赵艳梅,让她打电话给她父亲,让她老爸先垫付医疗费用。而赵艳梅的老爸二话没说,就把钱打到了医院账户上。

    看到付钱之后,安德烈就出了医院,驱车到附近的警察局报案。这种国际事件,按照条例是不能直接去大使馆的。需要先去报案,当地的警方不管之后,或者自己不满意处理方式,才能去大使馆。然后由大使馆的大使,出面向当地政府提出交涉。

    所以,安德烈先去报的警。

    “什么,你的儿子被人打成了重伤?这可是重大事件,来来了,我们做个笔录先。”一位民警热情的接待了他。

    看到华夏警察没有立刻出警,这货心中就有怒气。不过他在华夏生活了二十多年,还是懂的一些程序的,耐着性子坐了下来。

    “你先说说,你的儿子被别人打成了重伤,打人的是谁?”在具体询问了安德鲁的名字和所在学校之后,民警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