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道术和古武
    “于灵珊,求你放过我吧,我给你烧纸,烧很多很多的钱,只求你绕我一命”胖纸官员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给道符幻化的女鬼求饶,不断的磕头,把地板磕的咚咚作响。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然而隔壁的马小玲,却丝毫没有饶过他的意思,继续叫魂。一边叫,还一边伸双手,向虚空抓去,那模样看起来真像是女鬼要杀人一样。

    听到她阴森的声音,和诡异的动作,聂火灵都被惊到了。没想到平时那么文静的女生,做起事来却是如此的厉害。

    而隔壁房间里,道符幻化的女鬼,也伸出一双鲜血淋漓的鬼爪,向胖纸官员抓了过去。胖纸心中大骇,恐惧的无以复加。不是说给她烧纸就能免除灾难吗,怎么不行了?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不过事情到了现在,他已经无暇去细想了。

    “我跟你拼了!”也许是恐惧到了极点,胖纸反而有了反抗的念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扑了过去,死死的掐住了女鬼的脖子。拼命的掐,脸上狰狞无比。

    “他居然自己在掐自己,而且还那么的用力!?”透过墙孔观看的聂火灵则是震惊不已,因为她看到的,不是胖子官员在掐女鬼,而是在掐自己的脖子。

    这就是道术的力量,对人的三魂七魄造成影响,让他产生了幻觉。自以为掐住的是女鬼,而实际上却是在掐自己。

    没过多久,胖纸官员就倒在了地上。脸色发青,他已经自己把自己掐死了。

    如果在普通情况下,人是不可能自己掐是自己的。但他的三魂七魄被道术影响了,就能做出一些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

    “好厉害的道术!”聂火灵震惊的说道,“居然让一个活生生的人,自己把自己掐死!”

    “那是因为他不了解鬼魂,如果了解的话,绝对不会这个样子。”萧飞说道,“鬼魂灵体没有任何实质攻击力。最多也只能影响人的三魂七魄,让人产生幻觉而已。”

    “听起来,你好像对鬼魂很了解似的。”马小玲笑着说道。

    “所以见到了鬼魂,只要不怕就没事了。”萧飞没有理会她,而是继续给聂火灵解释,免得她以后怕鬼,“如果心中还有凶狠的念头,鬼魂反而会怕人。所以俗语常说,鬼怕恶人!”

    “其实说起来,鬼魂还有些可怜。因为它们非常的脆弱,容易被阴风吹散,必须要吸取人的气血才能生存。碰到厉害的人,不但害不了他们,反而会受到伤害。”

    “你说的不错。”马小玲说道。她以前经常和鬼魂打交道,知道很多鬼魂的事情。

    但她的了解,不如萧飞深刻。萧飞是修仙者,对于灵体的了解,直达本质。

    “原来是这样。”聂火灵说道。想了想,又说道,“看来,那些道士修炼者,还是要比我们古武修炼者强一些。随便一个道术,就能影响人的三魂七魄,产生可怕的效果。”

    “道术对普通人攻击很厉害,但伤害不了强大的古武者。”萧飞说道。

    “古武和道术的差别,就像是武士和法师。当古武修炼者达到黄级中期以后,身上具有一股阳刚之气,道术很难影响到他们。而且到了后期,古武者比道士更容易达到先天,也就是宗师境界。”

    “为什么?”聂火灵和马小玲惊讶。

    “无论是练气的程度,还是身体的强悍度,道士都不如古武者。”萧飞说道,“道士一开始掌握的道术厉害一些,但不如古武者稳扎稳打,底蕴深厚。”

    听了萧飞的话,马小玲和聂火灵沉默不语,都在仔细的思考。萧飞刚才说的那些,是一个强大的修仙者,站在很高的高度对修炼的理解,非常的有价值。

    可以说是金玉良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能够听到,都是她们很大的幸运。

    “好了,不说了,我们走吧。”想了一会儿之后,马小玲说道,“等下如果有服务员查房发现了死者,叫来警察就麻烦了。”

    虽然胖纸官员自杀的迹象很明显,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和他们有关。但为了稳妥起见,警察很有可能把隔壁的人叫去录口供。而萧飞他们,很显然不喜欢碰到这些麻烦。

    于是三个人一起走出了酒店,然后开车离开了清远县。马小玲开自己的车,萧飞还是坐聂火灵的车。

    当天晚上,萧飞跟着聂火灵去她家住了一晚。到了第二天,和她一起去学校上课。

    早上,空手道馆里。

    神乐千殇端坐在地上,正在潜心修炼忍术。腹部一收一放,均匀的吸进和吐出悠长的气息。每一次呼吸间隔都很长,而且还是三长两短的节奏。这是日本忍界,修炼忍术的特殊呼吸方式。

    在他的身后墙壁上,写着一个巨大的龙飞凤舞的道字。旁边的刀架上,横着一把锋利的武士刀。

    空手道馆在早上是没有任何学员的,正适合他练功。

    “吱呀”一声,门被悄悄的推开了,原来的空手道社长,小林赤人走了进来。

    “他的呼吸方式,好特别!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真正的忍者,独有的的修炼方式?”观察了一会儿正在修炼的神乐千殇,小林赤人心中忍不住震撼的想道。

    “好强大的人,他的每一次呼吸,间隔几乎达到十分钟以上,这就证明他的忍术,已经到了十分可怕的地步!”

    看到神乐千殇正在修炼,他根本不敢上前打扰。因为在传闻中,接近正在修炼的忍者,会被直接杀死。

    过了一会儿,神乐千殇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神乐君,你醒了。”小林赤人见到他醒了过来。便上前向他恭敬鞠了一躬,说道。日本人都崇拜比自己强的人,因此他对神乐千殇,就像见了自己的主人一样。

    “嗯。”神乐千殇漠然的点了点头。

    “神乐君,你的脖子上怎么有一点血迹,莫非你受伤了?”小林赤人关切的问道,“而且昨天晚上,你一整晚都没在房间里休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