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这就是我的青春
    然后几人又进了房间里面,里面的装修更加的豪华。最下面是很大的一个客厅,方形桌子可以供十几个人吃饭。墙壁上是大屏幕液晶电视,大约一百英寸简直就是个小影院。

    欧洲风格的旋转楼梯,连接着二楼三楼。其间的各种装饰摆设,又带着古典的风味。价值数亿的豪宅,里面就是一个很小的细节,安排的都是独具匠心。

    “飞少,你现在住豪宅了,而且车库里还有豪车,身上也有几亿。”肖千柔说道,“但愿,你不要被这些浮华的生活腐蚀了才好。想起你以前是多么的单纯,希望你不要变坏。”

    “我公司还有事,就不在这里陪你了。”肖千柔说完,转身离去。不一会儿,门外传来汽笛声,肖千柔驾车而去。

    而听了肖千柔的话,林小舞,蓝雨蝶她们也是心有感触,觉得萧飞搬出来住,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从今天开始,我就住在这里了。”萧飞说道,“李淼淼,小鲤,你们继续留在小舞姐家里。”

    “明月,你愿意留在这里吗?”萧飞对东方明月说道。

    萧飞这句话,无疑是一块石头,丢进了平静的湖水里。让东方明月单独留下来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林小舞和蓝雨蝶沉默起来,东方明月脸上浮起了红晕。

    而李淼淼和小鲤,则是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萧飞。小鲤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李淼淼心中却很清楚。想要超脱红尘,就得经历红尘。否则他的尘缘未了,于修为有碍。

    “我愿意!”良久,东方明月轻声的说出了三个字。

    如果说萧飞的话,激起了林小舞蓝雨蝶心中的波澜的话,那么东方明月的话,就是让她们的内心掀起了巨浪。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发展的这么快,都到了可以同居的地步了?

    失落,惊异,各种奇怪的心思充斥着她们的心房。或许,从他赚了很多钱的那一刻起,飞少就已经变了。她们心中说道。

    “雨蝶,小鲤,淼淼,我们走吧。”林小舞说道。

    “飞少,但愿你不会辜负那些喜欢你的人,她们都很可爱。”李淼淼深深的看了萧飞一眼,说道。

    “天道无情,人道有情。”萧飞说道。如果仅仅是修炼天道的神仙,会把凡人视为蝼蚁,把他们视为了却自己尘缘的工具。但萧飞同时修炼了儒教仙术,儒教就是人道有情。

    “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李淼淼说道。说完,和林小舞,蓝雨蝶小鲤她们,一起默默的离开了萧飞的顶级豪宅。

    “明月,我说过,我要养你的。”看到她们走后,萧飞望着远方,柔声对东方明月说道,“从今天起,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我知道。”东方明月说道。

    “我们回家吧。”萧飞说道。

    家?这个名词,在东方明月的脑海里不断的回荡。以前她的家,是在东方家族。里面有父亲,后妈,还有东方天一。而现在这个家,是不是就代表她和萧飞的了?

    难道从此以后,这里就是她们的爱巢?而对萧飞来说,除了灵觉寺之外,这里就是他另外的一个家了。

    而现在,自己能和飞少共同拥有一个家了?想起来,东方明月又有些心颤。

    两人相携走进了华洛奇水晶装饰灯的正厅,看看直通屋顶的三层旋转楼梯,再看看四周墙壁上昂贵的油画,简直有一种身处宫殿的感觉。这里的任何一件装饰都价格不菲,就是那个台灯都价值几十万吧。

    然后二人到楼上看房间,里面有着柔软的大床,上面静静地躺着一个维尼抱熊。“这里的原来主人应该是一位女生,以后就当做你的房间吧。”萧飞说道。

    “好啊!”东方明月一下扑在床上,感受自己的新家,还有新床那种归属的感觉。

    “你要喝点酒吗?我看见橱窗里面有一瓶法国蓝菲城堡。”东方明月转过身来,问道。

    “光是这么一瓶酒,就价值十几万,已经可以买下一条人命了。”萧飞看着橱窗里的那瓶印满洋文的红酒,若有所思的说道,“浮华的生活,还真不一样。”

    “那你抽雪茄吗,那可是土豪的标配哦。”东方明月说道。她出生在极度富贵的家庭,对上流社会的这些东西,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从小受到良好的礼仪教育,举止优雅。

    “抽烟伤身!”萧飞说道,数完,非常自然的就躺在了她的身边。闭上眼睛,闻着从她身上传来的那种淡淡的香水气味。其中又夹杂着一种,少女特有的幽香。

    忽然一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然而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身体并没有动作。身下的女孩害羞的说道:“飞少,在我们郁金香中学里,情侣之间已经不像过去那么古板了。”

    得到暗示的萧飞,紧紧压着她玲珑有致的娇躯,感受胸膛的凸起,最后问道:“你确定你不会后悔?”

    “现在都什么社会了?”东方明月笑着说道。说完似乎又觉得这句话不是自己真正的想法,伸出纤柔的双臂搂着萧飞萧飞的脖子,盯着他的眼睛说道:“虽然现代社会不怎么重视贞洁,但那也只是表面罢了。对于任何一个女孩子来说,第一次都将是她心中永恒的烙印。”

    “但是,我还是不会后悔,永远都不会后悔。”东方明月说道,“因为你是我爱的人,仅仅是这一个理由,就已经足够。”

    “每个女生都有自己花一样美丽的年华,为了爱无怨无悔,这就是我的青春。”

    说完,抬起头来吻住了萧飞的嘴唇。而萧飞也动了起来,舌头滑进了樱桃小口,纠缠那个的味道。相濡以沫本来是形容一种感情,不过在这个时候,却成了一种仪式。

    右手缓缓的伸进了洁白的裙摆里面,轻轻的触摸着那柔润如凝脂般的美妙肌肤。天生丽质,加上后天贵族一样的精心呵护,让她的肌肤犹如牛奶般雪白细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