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4章女娲后人2
    “让他……进来吧。”过了好久,那个声音才说道,语气依旧是那么的毫无感情,“我,只让他一个人看。”

    “是!”元忠老头点了点头,对胖子大板牙他们说道:“抱歉了,你们几位朋友,就在外面等候吧。青青小姑娘,她只见飞少一个。”

    “太郁闷了!”胖子失望的说道。

    “我倒无所谓。”大板牙说道:“反正我心目中的女神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张倩倩。”

    “恩人,你就顺着这条小路,一直往里走。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宫殿,青青姑娘就在里面。”元忠老头又对萧飞说道。

    “好!”萧飞点了点头,迈上桃林中的青石板小路,缓缓的向里走了进去。

    终于能见到传说中的……绝世美女了!萧飞激动不已,脑海里不断勾画她的样子。

    没多久,萧飞就隐没于桃林之中。四周都是美丽的桃花,树下铺满了花瓣。空气中馨香扑鼻,十分的浪漫。如梦似幻,简直就像是在拍唯美电视剧。

    哗啦!哗啦!

    突然,左边的方向传来一阵轻微的水声。萧飞转头看去,只见丛林之中升腾起一阵白雾,氤氲缭绕。而水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马小玲说,这里是山腹部位有温泉。那里烟雾缭绕,一定就是温泉所在地了。”萧飞心中想道:“至于水声……呵呵,那一定就是仙女般的女娲后人,在里面洗澡了。她一定像是姑射仙子一样,不食人间烟火。”

    萧飞调转了方向,向温泉所在的方向走去。也不唐突的走的太急,而是缓步行走。

    “咦,不对!她刚才明明知道我会进来,又怎么会现在洗澡呢?”想道这里,萧飞又停止了脚步,“既然不是她,那又会是谁呢?”

    “大主母一直没有现身……莫非,莫非,洗澡的是那个……老婆婆?”萧飞心中又想:“天啦,如果看了她洗澡,估计我的火眼金睛都会瞎!”

    去,还是不去呢?萧飞的心中,十分的纠结。想用火眼金睛看,又觉得不太妥当。

    ……

    “飞少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桃林外面,等了十分钟的胖子不耐烦了,说道。

    “莫非,他们两个在里面搞事情?”大板牙说道。

    “女娲后人,不能亵渎!”元忠老头正色说道。虽然没有训斥大板牙,但语气十分严肃。

    “对不起!”大板牙难得说一句道歉的话。他们几个也是有慧根的人,知道元忠老头没有乱说。

    就在这时,马小玲的口袋突然急速的蠕动起来,那只巨大的金蚕蛊母探出头来。极度不安的躁动,一下掉到了地上,然后向桃林深处爬去。

    “这小家伙居然能自己爬?”马小玲惊讶的说道。据她的认知,金蚕蛊母相当于蚁后,蜂王特性,是很少自己动的,现在它居然主动跑了。

    不过马小玲也没把她抓回来,反正,金蚕蛊母是南蛮妈妈送的,她自己也不会炼蛊。

    “它估计是找到了它该去的地方了吧。”马小玲说道。

    ……

    卡孟山寨。

    当中蚩尤神殿深深的地下,一个美丽的妙龄少女,被关在密室之中。狭小的密室,被粗如儿臂的铁棒挡住,她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逃出来。

    芭雅已经被关了几天了,无聊的时候,就只能取下头上的银簪,逗弄一下石壁上的毒蜘蛛,毒蜈蚣。用这样的方式,打发漫长的时间。

    突然,密室匝道里响起一阵脚步声。

    南蛮妈妈来放我了?芭雅惊喜起来,双手抓住栏杆,期待的往铁窗外面望去。

    然而,马上,她就失望了。进来的不是南蛮妈妈,而是南蛮妈妈的心腹,那三个草鬼婆。

    “从白婆婆,你们来的正好,快放我出去。”芭雅带着祈求的语气,说道。

    “芭雅小姐,我们马上就会放你出去的。”从白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们有一件大事要告诉你,希望小姐你做好心理准备。”

    “发生了什么事?”从三人凝重的脸上,芭雅似乎也感受到了事情的眼中。

    “上一代的南蛮妈妈,也就是您的母亲,她已经离开了人世去见蚩尤老祖了。”从白说道。

    “什么?妈妈,故去了!”芭雅闻言,一下颓然的坐在了地上,伤心的大哭起来。虽然南蛮妈妈平时对她很严厉,但亲情毕竟是无法割舍的。

    这三个草鬼婆用的蛊虫本体,都是金蚕蛊母的后代。南蛮妈妈死了之后,金蚕蛊母受到很大的损伤。而她们的本体蛊虫,也随之死亡。

    三位草鬼婆也因此遭受重创,在昨晚上口吐鲜血。在商量了一夜之后,她们便做出了决定。今天来到这里,拥立芭雅当下一任南蛮妈妈。

    “芭雅小姐,你要节哀顺变。”从白说道,“虽然我们三个名为南蛮妈妈的仆人,但实际上我们把她当女儿一样看待,把你当孙女一样宠爱。”

    “她的离去,我们也很伤心。”另外一个草鬼婆说道:“但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苗疆部落,不能没有南蛮妈妈。每一个山寨都有草鬼婆,她们需要有人管束。”

    “如果那么多草鬼婆,没有个管束的话。苗疆的蛊术就会泛滥,人们就不能正常的生活。甚至一些不法之人,还会去汉人的地方放蛊。”从白说道:“记得在汉朝的时候,巫蛊之祸蔓延到宫廷,导致汉武帝差点派人灭掉苗人。”

    “草鬼婆需要约束,而苗疆的子民。也需要一个妈妈一样的女人,去爱他们。”另外一个草鬼婆说道。

    “而芭雅小姐你,现在已经是,南蛮古国皇室后裔中,唯一的一个女孩。因此,我们只能推举你当南蛮妈妈了。”最后,从白说道。

    “让我当南蛮妈妈?”芭雅听了,心中颤动不已。觉得这个责任太重大了,这么沉重的担子,自己似乎担不起,说道:“可是,我今年才十七岁。”

    除了感觉担子沉重之外,她还觉得别扭。才十七岁,就被所有人尊为妈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