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8章赌博继续
    身中情蛊的人,一旦对别的女人有爱慕之心,或者有其他的想法,藏在体内的****,就会啃咬他的心脏,痛不可当。

    “有个苗疆女孩爱上了你,而且还给你吃了****!”青青见了心中一惊,关切的问道。突然想起萧飞现在心痛,那肯定是对自己有想法了?不由得脸上一红。

    “大概是吧。”萧飞说道。

    “既然你们两个已经定情了,你就不该,对别的女孩有心思啊。”青青带着一点责备的语气说道。

    “谁叫你太漂亮了呢,任谁见了都要忍不住心动的。”萧飞说道。看她脸上露出关切之意,便故意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好像痛不可当一样。

    “你这又是何苦来着。”青青说道,“在我们雷山……有一种断肠草,可以抑制****,你去找些服用吧。”

    “那就多谢你的关心了。”萧飞呵呵一笑说道:“不过断肠草什么的,我根本不需要。”

    说完,神气内敛,内视自己的五脏六腑。果然在心脏血管之处,看到了一条小小的蚕虫。于是发动乾罡仙气,直接就把****炼化。

    ****化作生命精元,被萧飞所吸收。

    “你怎么又不痛了?”看到萧飞一脸轻松的样子,青青奇怪的问道,“莫非,你又不想我了?”突然觉得这话好像问的不对,害羞的低下了头。

    “那倒不是。”萧飞说道:“那个小小的蛊虫,已经被我炼化。”

    “你真厉害!”青青说道。

    “你以后可以培养金蚕蛊母,让它生产出各种灵药。而这些灵药,都会蕴含着丰富的生命精元。”萧飞不理会她的称赞,开始说正事。

    “你吃了之后,身体就会得到加强。达到一定程度之后,量变引起质变,你就可以变为人身了。”

    青青现在还是凡人之躯,加上蛇身。如果生命精元足够,就能形成女娲的神体。而女娲的神体非常强,即使重伤得只剩下一个细胞,都能再生重长。

    “谢谢你的指点。”青青由衷的说道。萧飞现在的修为已经是大罗金仙修为,知道的当然非常多。

    “不用客气。”萧飞说道。萧飞和女娲大圣是有渊源的,帮她只是自己的一种心意,对圣人的崇敬。现在既然帮到了,是离开的时候了。

    于是说道:“我已经来了很久了,朋友们还在外面等我,我要走了。”

    “你现在,就要走了吗?”看他这么快就要走了,青青心中颇为失落。

    但萧飞并没有理会,转身离开了桃林。

    出来之后,便看见大板牙胖子和元忠老头正在赌头发。而马小玲问他有没有看清楚女娲后人的长相,萧飞说没有看清楚。因为她的身体很特别,说没看清楚,免得她继续追问。

    “既然说不明白,那我就不问了。”马小玲说道。

    而这时候,那边三人还在那里斗地主。萧飞和马小玲便走了过去,看他们打牌。很快,萧飞就发现了元忠老头赢多输少的原因了。

    原来,这个老头十分的厉害,居然能暗中出老千。昨天晚上他能不怕青龙堂主的大蛇,也是有点本事的人。虽然雷山山寨没有扑克,但他以前和村里的小孩,也有玩别的游戏。而且,在玩游戏中他也经常作弊。

    “要不,我也来玩一把?”萧飞说道。

    “老大,你来,帮我们把头发赢回来。”大板牙说道,把位置让给了萧飞。

    “呵呵,恩人。赌场无父子,等下你输了,我照样不会和你客气的哦。”元忠老头呵呵一笑,说道。

    “行啊,这样的赌局我最喜欢了!”萧飞说道,“要是需要你让,赌起来就没意思了。”

    “那好,我们继续!”元忠老头得意的说道,似乎,对自己的手法十分的自信。

    “斗地主有什么意思呢?”萧飞说道,“不如我们换点别的方式,而且就我和你两个人赌!”

    “行啊!”元忠老头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不管你想赌骰子还是牌九,我都奉陪。”

    “另外,我们的赌注也要改一改,不赌扯头发了!”萧飞说道。

    “老大,不行啊!你们一定要赌头发,你要帮我们把他的头发拔光,给我们的脑袋报仇。”胖子急忙说道。他们刚才输了头发,当然是想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而且连想拔光老头头发的目的,也不想掩饰了。

    “不赌扯头发赌什么?”然而元忠老头根本不理胖子,向萧飞问道。

    “我们赌钱,一把一万!”萧飞说道:“雷山山寨贫穷,我相信一万块钱,能帮山寨做很多事情吧。”

    “一把一万块!?”元忠老头心中一跳。雷山山寨每年的总gdp最多两三万,萧飞提出的赌注,实在是有些大。

    心中暗暗说道:恩人啦,我本来想和你公平赌的。但你提出的赌注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山寨根本输不起。看来,就只有对不起你了。我必须出老千,因为我和你的赌博,必须赢。

    于是说道:“怎么赌?”

    “就赌扯头发!”萧飞说道:“谁扯的头发多谁就赢了,这样的规矩,很简单吧!”

    “老大好样的!”听到萧飞还是要扯头发,大板牙忍不住大声喝彩起来。

    “好!”元忠老头咬咬牙说道。

    “那我们就开始了。”萧飞说道。说完,伸手轻轻一扯,就从自己的脑袋上扯下了一缕头发,粗略估计有十几根。

    元忠老头见状,把心一横,用力的再自己的脑袋上一扯,也扯下了一把头发。因为他输不起必须要赢,所以他扯的头发要比萧飞扯下的多多了。

    “马小玲,你来数数我们扯下的头发谁多,当裁判!”萧飞说道。

    “还数什么数,明显是我的多。”元忠老头不满的说道。

    “赌博,必须要公平的。”萧飞说道。于是马小玲便走了过来,开始数他们的头发:“一根,两根……”

    最后结果出来了,萧飞扯下了二十根。而元忠老头,居然扯下了五十多根。

    “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几次,元忠老头就要成秃子了。”胖子叹了一口气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