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1章结婚事件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让人对他如此尊敬给他用最高礼节敬酒?那个摆渡老者非常惊讶。他也是有见识的人,知道哪些富豪享受的高山流水都是逢场作戏,而这些女人对萧飞却是无比真诚。

    看来,他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摆渡老者心中想道。

    没过多久,萧飞就把这些人的美酒一口气喝干。就在那些少女正在收拾酒具的时候,又是一艘大船迎面驶来。

    这艘大船更加的恢弘,更加的大。船头一杆旗帜,上面绣着一尊蚩尤魔尊像。船头站着一百来号苗疆人,一个个都是手拿长枪,十分的威武雄壮。

    在这群枪手的中间,三个老太婆站在那里。这三个老婆子萧飞认识,正是从白问春她们。

    在她们身后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妙龄少女。她脸上带着洁白的面纱,左额上纹着一朵火焰纹身。少女正是芭雅,她现在已经当上了南蛮妈妈。

    而面纱和火焰,正是南蛮妈妈的重要标志。

    “杨巧儿这个狐狸精,居然用这种方式给飞少敬酒,她到底想干什么?”看到杨巧儿她们对萧飞用高山流水,芭雅就有些不满了,醋意陡升。

    “小姐不必担心,她这个刚上任的五仙教主,怎能和你相提并论?”从白说道。

    “赶快把船开过去!”芭雅吩咐道。好像害怕迟了一点,萧飞就会被杨巧儿勾走。那些手下闻言,便加快了行驶速度。没过多久,鼓起风帆的大船,就来到了面前。

    大板牙等人都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大船,这么大的阵仗,他们还很少见过。而芭雅现在换了装束,脸上蒙着面纱,隔在远处他们一时间居然没认出来。

    而摆渡老人的眼神,则是无比的崇敬。像南蛮妈妈这种大人物,苗疆偏远地区的平民,是很难有机会见到的。

    “杨巧儿,你在干什么?”芭雅的船,来到杨巧儿的船面前的时候,芭雅就站出来问道:“你们五仙教一路追杀他,莫非你现在又想设计害他?”

    “年轻的南蛮妈妈,你别误会。”听到芭雅的质问,杨巧儿并不生气。她一看芭雅的样子,就知道她是在吃醋。说道:“我给飞少敬酒,只不过是为了感谢他为我父亲报仇,并让我当上了教主。仅此而已!”

    “是吗?”芭雅说道。听到她对萧飞没有一丝,语气这才变得和善起来。

    “要不然,你以为还有什么?”杨巧儿开玩笑似的说道,“

    另外,为了感谢飞少。我打算让五仙教听从你的号令,协助你治理苗疆。”

    “是吗?”然而,芭雅的表现却有些平淡。似乎,能不能一统苗疆,对她来说并不很重要。

    “小姐,这是天大的好事啊。杨巧儿主动投诚,你应该抚慰她一番,夸奖她一番才对。”看到芭雅反应平淡,问春在旁边急忙教她。

    “是啊。她的主动投诚,避免了苗疆以后政治纷乱的局面。就像过去那些领军的节度使,主动称臣一样。”从白也在一旁说道,“小姐你这么冷淡,会让别人心冷的。”

    “谁知道她主动投诚,安的是什么心?”然而芭雅却对这件事情,不怎么感冒。她今年才十七岁,没什么政治斗争经验,更重要的是,她并不热衷于权力。

    问春无奈,只得对杨巧儿说道:“杨教主这么做,是大仁大义之举,我代整个苗疆部落的人感谢你。你和南蛮妈妈一同治理苗疆,苗疆的前途一片光明。”

    一个民族内部没有了纷争,宗教和权力合二为一,那是最好的治理模式。

    “南蛮妈妈,你说呢?”杨巧儿没有理会问春,而是看着芭雅问道。而芭雅却是别过头去,并不回答。

    “好了,好了。”然而你杨巧儿并不生芭雅的气,而是微笑着说道:“既然正主儿来了,我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把头转向萧飞:“飞少,你下船吧,你的老婆找你来了。”

    “你居然撵我下船?”萧飞说道。

    “赶紧走,赶紧走!”在芭雅面前,杨巧儿可不会和萧飞开玩笑,免得她又打翻了醋坛子。

    于是萧飞脚步一跃,就跳回了原来的船上。

    “南蛮妈妈,祝你和飞少永结同心,百年好合。”看到萧飞离开之后,杨巧儿站在船头,对芭雅说道。然后吩咐手下,迅速的把船开走了。

    听到杨巧儿好像真的对萧飞没意思,芭雅沉着的脸蛋,这才放开了一些。

    “芭雅小姐,你是来找我的吗?”目送杨巧儿离开之后,萧飞转头向芭雅的大船说道。

    “萧飞少爷,现在的芭雅小姐,已经是我们苗疆的南蛮妈妈了,地位非常的高。”芭雅脸浅,从白便帮她回答:“你既然已经和她踩脚定亲,你们就早点完婚吧。”

    踩脚定亲?听到这四个字,萧飞总算明白,那天芭雅为什么那么的热情了。不过听到早点完婚这几个字,萧飞的头就大了。他现在还在读高一,怎么可能结婚?

    “完婚的事情,是不可能的。”萧飞说道:“按照国家的法律,我的年龄还无法结婚。至于踩脚定情的事情,我以前根本不知道哇!”

    “这里是苗疆自治区,有自己的法律。你的年龄在外面不够结婚,但在这里已经够了!”从白说道:“至于你说不知道踩脚定亲?哼哼!莫非,你想不认账?”

    “我怎么可能不认账呢?”萧飞说道:“我只是觉得,现在就谈结婚的事情,未免太早了点。我还在读书呢。芭雅小姐,我们不如先交往,比如说谈谈恋爱什么的?”

    听到萧飞的建议,芭雅心中一跳。似乎觉得,他的提议也非常的不错。她今年也才十七岁,也曾幻想着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至于结婚,那是大人的事情。她现在年龄还小,不想过早的涉足。而且她也听说了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结了婚似乎爱情就没有了。

    “少来这些!”然而从白却不吃萧飞那一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