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5章帮助别人
    “虽然小女孩是普通人,但依旧是人生父母养,有自己独立的感情。将心比心,所有生命,都必须得到尊重。”萧飞说道,“虽然世间受害者很多管不过来,但只要让我知道了,就要尽力出手去帮忙。”

    修仙者,是能力越强责任就越大,要给弱者以最大的关爱。并且要做到以己度人,感受受害者的痛苦。

    以前很多教派都宣扬要渡化世人渡化所有人,这都是虚言,是理想中的事情。唐僧以前取经的时候,说要取得大乘佛法度万世。可是大乘佛法已经取得了几千年,世上还是有那么多的邪恶,那么多的黑暗。

    喊太多的口号,还不如做一件事实。

    “既然你答应了,那我们马上就出发吧。”陈梦琪说道。

    “你准备先去哪里?”萧飞问道。

    “当然是先去犯罪现场了?”陈梦琪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带着萧飞向门外走去。

    “不,我们先去看素宁。”萧飞说道。

    “素宁现在心中有了阴影,问不出什么来的。而且现在去问她,对她也是一种伤害。”陈梦琪说道。

    “谁说我去看她是询问罪犯了?”萧飞转过头去,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样,道,“我是去帮她恢复健康的。”

    “帮她恢复?”陈梦琪心中一动,“我倒忘了,以你的法力,什么伤治不了?”

    “我答应出手之后,你的第一想法是去犯罪现场,而我的想法是去看她。从这个分歧当中,你有没有看到差距?”萧飞问道。

    “什么差距?”陈梦琪惊奇的问道。

    “在我心中,认为帮助她恢复健康最重要。而在你心中,却认为抓罪犯最重要,你的心在无形中已经有了功利目的。”萧飞说道:“修仙者要上体天心,天心是什么,那就是自然。就好像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摧毁,不是第一目的。呵护,才是第一目的。”

    “抓罪犯是我当时下意识想法,并没有想太多。”陈梦琪说道。她并未为自己辩解,说自己的责任就是抓罪犯,同时也根本不会治病。如果她辩解了,就有虚伪的成分在里面,那就证明她没有修仙的资质。

    “正因为这是你下意识的想法,才证明你的修为不够。”萧飞说道。

    “徒儿知道了。”陈梦琪诚恳的说道。

    于是两人坐车,前往越秀县城,没多久就找到了那家医院。经过网上报道之后,小姑娘素宁也得到了很多热心网友的关爱。很多人捐款捐物,希望能给她一点帮助。还有很多人想来看她,不过都被拒绝了。

    现代社会人心浮躁,认为人间无情,金钱至上。但从这么多人关怀她就可以看出,人间还是有真情的。

    在心理阴暗,心胸狭隘的人眼里,周围所有人都是无情的,世界是阴暗的。但在心胸宽广,阳光的人眼里,世界就是美好的。

    在社会上的确存在一些阴暗和邪恶,也永远无法根除。但那都是个别,主流还是好的。一旦遇到了,就要努力排除困难,往光明的道路上走。而不是怨天尤人,报复社会。整天苦大恨深,自己也不见得多好过。

    虽然医院重点看护素宁,但萧飞和陈梦琪还是进去了。她是公安局长的女儿,医院领导和警方都给她面子。

    一走进病房,就看见了躺在病床上的素宁。现在的她,身上到处都缠着洁白的绷带,手腕上也打着点滴。药瓶里的生理盐水,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素宁好像已经睡着了,目前看起来还比较安静。

    再看她的脸蛋,属于长的很漂亮的那种。充满了稚气,天真无邪。只可惜她只有睡着了才会如此,一旦睡醒了她就会恐惧,害怕。

    “她的确很漂亮,是一个美人坯子,难怪罪犯会对她下手。”陈梦琪说道。

    “美,是用来欣赏,关爱的,而不是拿来摧毁的。”萧飞说道,“像她这种小女孩,就像还未开放的花骨朵一样。你可以欣赏她的娇小,可爱,却不能伤害。如果硬生生的把花骨朵掰开,那她永远盛开不出最美的花朵了。”

    “只可惜现在社会史有一些心理变态的罪犯,偏偏喜欢做这样的事情。”陈梦琪说道,“他们的残忍,普通人难以想象。”

    “你放心,伤害她的那个人,即使他请到满天神佛,也救不了他。”萧飞说道。

    “素宁小妹妹,醒醒,姐姐和大哥哥来看你来了。”陈梦琪小声说道。

    “先别叫醒她。”萧飞说道。说完,从怀中取出一个丹药瓶,倒出一枚丹药在手心。然后撬开她的嘴,给她丢了进去。大概是因为惊吓过度很久没睡了,素宁现在睡的很熟,萧飞这样做她都没有醒。

    丹药被她的口水融化,悄无声息的流进她的胃里。

    “飞少,你个她吃的是什么丹药,一转金丹?”陈梦琪问道。

    “不是。”萧飞说道,“你还记得我们去苗疆的事情吗,那里的蛊虫体内,蕴含着一种生命精元。生命精元,就是超强活性细胞。一旦被她吸收,就会很快修复她受伤的身体。也就是说,她那些医生救不了的所有伤害,都能自行得到修复。”

    “以后,她就是个完整的小女孩,和没出事之前一模一样。”

    “真的完全一模一样?”陈梦琪问道。

    “是的。”萧飞说道,“本来,我还可以用法力,抹去她这段不堪回首的记忆的。但是我不会这么做,这件事对她来说也是个教训。让她以后牢记,要懂得保护好自己。”

    “她还这么小,貌似还不能保护好自己吧。要保护好她的,应该是她的父母。”陈梦琪说道。

    “父母也不能每时每刻的守护着她,主要还在她自己。”萧飞说道,“八岁了,应该要学会怎么回避危险。好了,我们走吧,去惩罚罪犯去。”

    说完,转身离开病房。陈梦琪小心的关上房门,跟了上来:“飞少,你就这样走了,估计以后她连帮助她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