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5章去哪儿了
    “知道了!”石头说道,化作一股青烟,从乾坤布袋里飞了出来,离开了郁金香中心。心中嘀咕着:不给你惹麻烦,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它早就想做一件大事了,这件事情必定会给萧飞惹来大麻烦。

    没过多久,石头变成了一个十二三岁,一身黑白皮裘皮,两个巨大黑眼圈的正太少年,出现在城北汽车站。

    “这位大爷,请问川蜀省怎么走?”在车来车往如流水的街道边,他根本辨不清方向,也根本找不到哪辆车是开往川蜀省的。虽然川蜀是他的家乡,但时隔五千年,早就物是人非,他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你问我川蜀怎么走?”老大爷没好气的说道,“你怎么不问我美国怎么走?”说完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美国,我又不是要去那个地方。”石头愕然的说道。

    他穿着一身黑白昂贵的裘皮,看起来就像是富二代。那对巨大的黑眼圈,让人误以为他是连上了几个通宵的网,根本没有睡觉的那种。这样的不良少年,难怪老大爷对他态度不好了。另外,一个富二代会不知道川蜀省在哪里?这不明显找事的嘛。

    “我日()你仙人板板!”想了一会儿之后,他才想明白,原来老头是在说骚话。没来由的遭到一阵抢白,石头气愤不已,脱口而出。

    以前他在高天原的时候说日国话,和萧飞的时候说普通话。现在一个人的时候,就开始说川蜀方言了,而且还是经典的川骂。作为仙人,学习能力是很强的,一般的语言几天就学会了。就像萧飞在高天原,交流也很顺畅一样。

    骂了人之后,他觉得心情一下舒畅至极。几千年没有骂人了,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本性的川骂,简直是畅快淋漓。

    骂了之后,他还一阵冲动,想要冲过去一下把老头给捏死。一个蝼蚁老头,居然敢冒犯本熊猫大仙?

    石头毕竟是野兽成仙,而且还是凶猛的食铁兽成仙,他肯定不会像大熊猫表面那么萌蠢。以前在萧飞面前之所以没有表现出凶性,只不过是因为萧飞是他的主人而已。就连陈梦琪和蓝雨蝶都认为他不凶,其实是错的。

    不过一想道萧飞的告诫,便强行忍住了。萧飞曾经告诫他,在华夏的地盘上,不能随便使用强大仙术,更不能残杀无辜。老头虽然对自己态度不好,但也算是无辜吧。

    “哥们儿,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就在这时候,几个穿着非主流,身上纹着纹身的青年向他走了过来,说道。

    看到这几个人的神态,石头就知道他们不怀好意不是好人了。一群二三十岁的青年,天天不上班到处瞎混,不是地痞流氓是什么?心中大喜,主人说不能残杀无辜,但对这些坏人,就不用顾虑什么了。

    开心的说道:“好啊。”

    “哥们,看你的穿着打扮,家里应该很有钱吧?”把石头带到一个小巷子的角落之后,头上染着一缕白发的青年问道。

    “嗯,我爸是辉煌五金厂的厂长。”石头随便编了一个,说道。花都市是工业城市,五金厂印刷厂模具厂遍地都是。

    “而且你也是刚上了几天通宵,手上没钱了?”另外一名耳钉青年问道,“看来,是你的老爸断绝了你的经济来源,要不然你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好厉害,你们居然猜的这么准?”石头假装惊讶的说道。

    “当然,我们可是有道行的人。”耳钉青年指着白毛说道,“让你长长见识吧,我们老大以前可是练过的,是有道行的强者。别人有什么特点,他一眼就看得出来。”

    石头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因此他们的欺骗手段,还带有点神秘色彩。因为这种年纪的孩子,是最喜欢神秘,也最容易相信神秘力量了。

    “莫非他会读心术!”石头假装惊喜的问道。在他面前说道行?他可是修炼了五千年的妖仙,是道行方面的行家。别人有没有修炼,他一眼还看不出来?不过为了装得像,他还是表现出了震惊,惊喜。

    “是的。”耳钉青年看他相信了,心中暗自窃喜,正色说道:“我们老大那里,有令人无比快乐的仙药,吃了之后就像是到了仙境一样,你要不要试一试?”末了又加了一句:“吃了之后,我们老大还有可能传授你功夫。”

    象到了仙境?石头以前就在仙界生活。不过对于凡间能有如此奇效的药,他还是很感兴趣的,说道:“这样的仙药,我很想试一试。”

    “那好,你跟我们走。”耳钉青年说道。

    “仙药你们不带在身上?”石头奇怪的问道。

    “既然是仙药了,当然是宝贵的东西了,肯定不会带身上了。”白毛老大说道。说完,警惕的观察四周,看看有没有警察。看到没有之后,便鬼鬼祟祟的把石头带走了。

    他们在确定石头是富二代之后,便心中窃喜,以为捡到了宝。一开始本来准备绑架石头,然后勒索他厂长父母钱的,但那样又太冒险了,还容易被抓。于是便打算带他吸()毒,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染上毒()瘾,那样就可以无限制的从他父母那里获取钱财了。

    而石头刚来现代社会,肯定不知道粉这种东西的。

    ……

    郁金香中心,萧飞还在教室里上课,肯定是不知道外面的事情的。

    不过,他并不担心石头的安危,反而担心一些不长眼的人,去惹石头。

    担心了一会儿之后,便不担心了。他就是这样的人,因为他知道担心是没用的,大不了他惹事之后自己再去解决。无谓的事情,便不要去做。

    没多久,第二节课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老师走出了教室。

    看到老师走了,同学们一窝蜂的涌了上来,涌到他的桌子旁边。七嘴八舌,议论纷纷:“飞少,你的大熊猫哪里去了?”

    “飞少,大熊猫是不是被校领导给没收了?”

    “不对啊,小宠物校领导敢没收,大熊猫他们也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