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7第1147章这只宠物很奇怪
    被白慕雅爱怜的目光看着,听到她温柔的声音,被她莹白如玉的小手抚摸全身,萧飞感觉浑身舒服极了。变成的小鼯鼠,发出一声舒服的声音。

    “白慕雅,你是不是也带了宠物进教室?”讲台的女老师听到声音,问道。

    “没有。”白慕雅急忙否认道。

    “嗯,课不要开小差,也不要接电话。”女老师点了点头,说道。白慕雅平时的表现一直都很好,因此老师选择了相信她。说完,继续拿起本讲课。

    要把鼯鼠放在哪里呢?白慕雅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不过怎么处理鼯鼠,又让她犯难了。这家伙一不开心自杀,自己现在又不能和它玩,放在课桌里它肯定会觉得无聊。放在裤袋里吧,又怕把它闷死了。

    突然她有了一个主意,从课桌下面,悄悄的把鼯鼠放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哇!这下萧飞舒服了。

    在她的校服下面,爬在她光滑如玉,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印入他眼帘的,是一片雪白细腻的肌肤。微微一抬起头,看见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萧飞有了恶作剧的心思,伸出小爪子,在这个小漩涡抓了两把。由于鼯鼠的爪子非常小,抓在她身让她感觉痒痒的。

    “嗯。”白慕雅轻轻的叫了一声。“别闹。”她小声说道。

    呃,好吧。萧飞心说道,便不再动了。没多久继续向爬去,一抬头,看见了两座巨大的山峦,被两片粉色的,印有漂亮花纹的布片包裹着。

    他现在的身躯只有巴掌长,三根指头宽。起码罩的山峦在他面前,的确显得像一座小山了。以很小的身躯,去感受眼前巨大的峰峦,这还是他第一次。同时那个布片也很大,在他眼里像一张床单做成的一样。

    萧飞感觉非常的新,同时也感到非常的刺激。

    小小的身躯灵活的向爬去,一双小爪子像攀悬崖峭壁一样,攀了罩罩间的交界处。脑袋伸去的时候,豁然开朗,眼前看到一幕景。在布片里面,是一对雪白,巨大的峰峦,每一个都他的身躯大三四倍以。

    衣服并未完全包裹,颤巍巍,安静的矗立在他头顶。圆圆的,带着优美的弧线。

    试想一下,一个人站在一对房间大小的面团下面,是什么感觉。面团的顶峰,还点缀着一个殷红的红豆,分外的好看。

    看到这一幕景,心除了震撼没有什么了。

    萧飞变成的鼯鼠心大动,向里面爬去。前面是一道深深的山沟,周围的峭壁像沙丘弧线,同时也是非常柔软。

    “啊!”白慕雅轻叫一声,淘淘居然爬到她那里了?不过她也没有特别惊讶,以前这个宠物经常去她那个地方。在她独自练钢琴的时候,鼯鼠无聊也经常在她身爬来爬去,光顾她的衣服里面,她早习惯了。

    “白慕雅,你干什么,为何老是发出怪的声音?”讲台的老师问道。

    “没……没什么。”白慕雅说道。老师不再理她,继续课。衣服里面的萧飞也因为听到了老师的声音,暂时停止了动作。

    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又不安静了。开始向左边的山峦攀爬去,她的皮肤非常光滑,虽然山峦很大,但是边缘是弧线形的,倒是很容易爬到顶端了。

    但是脚底还是有些打滑,奋力的用两个小爪子抓住顶端,双脚踩在衣服的边缘,这才不至于让自己摔下去。终于,它站稳了脚跟,可以近距离的欣赏眼前的美景了。这可真是一座大山啊,而且面还发出迷人的芳香。

    这种芳香不是花香,而是身体的味道。

    看了一会儿之后,他不满足了。一只爪子扶在面,另外一只爪子按住顶端,开始推拿起来。像一个人,在推动他大数倍的巨大面团一样。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推动还是很难的,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不过鼯鼠是萧飞变的,拥有很大的力量,推起来轻而易举。没多久,像在推磨一样,整个面团绕着着圆圈转动起来。

    “咦,这小东西今天怎么这么坏!?”白慕雅怪的想道。虽然淘淘以前也经常钻进她衣服里,但都是只钻来钻去,从来不会对她那里特别感兴趣,今天是怎么啦?

    “真是个色鼠啊!”她娇嗔的骂道。

    不过她也并没有阻止,因为鼯鼠的动作,给她一种特别的感觉。这种感觉,像有一股轻微的电流,在她身体里窜动。感觉很飘渺,很遥远,仿佛远在天边,却又是从心底升起。让她有些留恋,又有些不舍。欲拒还迎,欲拒还休。

    她以前从未有过男朋友,因此对这种感觉很新鲜。不过这种感觉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把鼯鼠放进衣服里的时候,鼯鼠曾经用爪子碰过。那一次,她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感觉,从此让她有些痴迷了。

    不过这一次,鼯鼠的动作太大胆了,给她的感觉也是前所未有的强烈。随着心弦的拨动,她的小脸泛起了红色。

    绝美的脸庞,更加的娇美了。

    而里面的萧飞,动作更加大胆起来,推了一个又转到旁边推第二个。这两个巨大的东西,好像他最好的玩具一样。

    而白慕雅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身体,也跟着热起来。两条腿,紧紧的靠拢在一起。接着紧紧的接触,想要获得更多的东西。

    “啊!”她终于忍不住,再次叫了一声。

    “白慕雅,你生病了吗?”讲台的女老师再次放下本,关切的问道。她现在脸红红的,而且还发出了怪的声音。女老师还以为她是特殊的日子来了,肚子有些痛。

    “是……是……我有些头痛。”白慕雅不得不向老是撒谎。

    “你要是实在难受,去看校医吧。”老师说道。

    “不,我还能忍住。”白慕雅说道。

    “那好吧,不过你不能再发出声音了,影响课堂秩序。”女老师说道。

    “我知道了。”白慕雅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